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而《闯关东2》就在沈阳张氏帅府杀青,临时再加了吃西红柿

时间:2019-12-27 13:39

3 “嗑瓜子”和“剪刀石头布” 爆料人:尚丹

辽沈晚报:这部戏马上就要杀青了,您现在有什么感受?

谈神秘人物:张导女儿担任剪辑师

安德里阿诺:与女人女人男人导演商务协作非常重要,她们工作的法律土法子在一种程度上与男性导演不同,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商务协作体验。能与两位女导演商务协作,我感到非常荣幸;《幸福的拉扎罗》中的角色与我一种很接近,但《幸福的她》里我扮演的角色与我我各自很不同,一些这对我来说是个有意思的挑战。

从去年8月底开机到现在,《闯关东2》辗转六大场景,历时144天,终于完成全部戏份的拍摄。而马上就要到春节了,全剧组上下也开始归心似箭了。

2009年春晚小品《不差钱》让赵本山的俩徒弟小沈阳和毛毛一炮走红,很多人不仅深深地记住了那个穿着苏格兰裙子的小沈阳,也对那个感谢你八辈祖宗的丫蛋印象深刻。丫蛋的艺名叫毛毛,本名叫吕品,在春节晚会之后,丫蛋的好运也接踵而来,跟小沈阳一起被选中正在拍摄张艺谋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

猜你喜欢

侯咏:这是我拍摄过的最苦的一部戏,从来没有这么苦过!演员们可能也有同感。这种苦不单单是自然条件的艰苦、天气的寒冷、还有拍摄条件和生活条件的艰苦。

记者:在剧组,有什么有趣的、难忘的事吗?

在花舍拍一场吃饭的戏,安德里阿诺需要给在座的女生倒酒,那场戏他表现得比较紧张。不可能在意大利吃饭,喝酒这麼“分酒器”,一些他做起来一些凌乱。安德里阿诺这次来山西拍戏,想必对餐桌上的醋和酒有了全新的认识。

最后一场杀青戏留给了董璇和于洋,董璇对记者说:开机第一场戏就是我跟大姐在田野里奔跑,没想到最后一场戏又是我的戏。

毛毛:有很多。张导太敬业了,别人给他啥,他都往嘴里放。有一次,张导正吃鱼呢,一边吃鱼,一边看剧本。也不知道谁递给他一块西瓜,他也没看,就吃了。结果发现味儿不对,就说:刚才谁给我的西瓜啊?我说这味儿怎么不对呢。

山西晚报:这次拍摄印象最深的一场戏?

董璇:我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个戏也是我出道以来投入精力最多的一部戏。我记得去年在大连金鸡百花电影节的时候,我们公司老板王中磊对编剧高满堂老师说:董璇为了演天月,推掉了好几部戏呢。结果高老师说:嗯,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虽然是开玩笑,但我觉得付出这些辛苦都值得,我也发现自己进步了很多。至于你问给自己打多少分,我还是不敢评价,要不你们去问问导演吧。我都不敢问,侯导是那种有什么话都爱在心里憋着的人,他想夸人也不说。

毛毛:是的,张艺谋导演是一个非常有素养的导演,他根本不用发脾气,你可以从他的语气中就判断出他的开心与不开心。只要他语气不对劲,你就能判断出导演生气了,不满意了。有一次,导演不高兴了,他当时就说了一句:我们被人家称为这样专业的团队,怎么能做出这样的效果呢?

拍完这场感情是什么表白戏,山西晚报记者问阿罗最难的每种是有哪些?他很认真地回答:“我认为最难的是,当大伙儿儿1个多角色抛下时,真难证明大伙儿儿的距离。”一副完整进入具体情况的“深情阿罗”模样。

在现场,记者看到导演侯咏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一个场面经常要拍十几遍,穿着旗袍的董璇在雪地里被冻得瑟瑟发抖,因为镜头拍不到她的鞋子,于是她就穿了一双雪地棉鞋,这样还能暖和一点,因为已经料想到会在雪地里站很久,董璇之前还在脚心上贴了暖贴,能暂时抵抗一下寒冷。而剧组里还有个小演员,今年6岁的郝昱凯,他扮演大姐宋天好的儿子,可能因为太小了,他不知道寒冷,只是一个人在雪地撒欢地玩。

记者:在剧组这两个月来,觉得张艺谋导演是你想象的那样吗?

2 不可能西红柿,阿罗“绝食” 爆料人:尚丹、王中琳

辽沈晚报:现在你的戏也拍完了,你觉得自己塑造的角色和你当初看剧本时一样吗?觉得自己发挥得怎么样?给自己打多少分?

毛毛:一开始不太适应,压力太大了,担心自己达不到张导的要求,但是现在感觉好多了,剧组的人都特别好,也很照顾我,就感觉像个大家庭,现在逐渐适应了。可能等到杀青的时候,我会舍不得大家的。

在山西拍戏的日子要我难忘,回国途中他给导演发来微信:“这次中国之行非常精彩和有趣。你是电影的灵魂和核心,你工作很努力,很久有有哪些能被认可。”

《闯关东2》

记者:因为并没有学过表演,会觉得演戏的时候有些吃力吗?

安德里阿诺:在三轮车上拍摄的感受令我印象深刻,车是由一每种工作人员推动的,一些大伙儿儿并这麼真正在开车,对我来说你这些拍摄体验还挺有意思的。

剧组人人盼回家过年

谈拍戏:曾经一场戏拍100多条

安德里阿诺:我不太喜欢用社交媒体,我有大伙儿儿想做导演,我每天通过短信或电话来与大伙儿儿分享我拍戏的动态和感受晴空物语刺客。在中国拍戏这段时间,我法学会了使用微信来和剧组的每1个多人沟通,非常方便。山西晚报记者李霈霈

董璇:选择演天月是正确的

毛毛:会有这种感觉。毕竟不是科班出身的,我们并没有学过表演,不像人家经常演戏的演员。拿到剧本之后,导演都会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做。后来师父中间过来时,也给我们讲了很多,还亲自示范给我们看。

意大利演员安德里阿诺·塔迪奥罗,在电影《幸福的她》中出演男主角阿罗,他的原名太长,剧组的人更亲切地叫他“阿罗”胡伊萱案件。

制片人陈冬冬告诉记者,21日晚,B组的全部人马和设备已经撤离沈阳返回北京,A组在总导演侯咏的带领下坚持拍完昨日的杀青戏后也将就地解散。剧组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每一个工作人员与剧组签订的都是临时工作协议,戏份拍完了,工作人员也就与这部戏没有任何关系了。从今日开始,完成任务的工作人员就开始踏上回家的旅程了,他们在领到路费和工资后各奔东西。如果有缘分,我们还会在其他剧组碰面,毕竟都是搞这一行的,但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位道具师这样告诉记者。

毛毛:跟我想象的不大一样,就感觉张导为人非常谦和,个人素质很高,他的脑子里只有电影。平时在剧组里一点架子也没有,穿衣服、吃饭什么的一点也不讲究,穿衣服从来都不穿名牌,吃饭的时候,有时就着咸菜,就能吃两个馒头。

每我各自聊起阿罗,还会提到1个多细节——他突然在看剧本!

侯咏:有很多。我们原本是按40集做的准备,这回估计拍了50集&mdash

毛毛:是的,张导的女儿在剧组里担任剪辑,她是一个工作狂,像张导一样。她根本不会把精力放在穿衣、打扮上,而全是放在工作上,每天忙剪辑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经常为了工作把什么都忘了。

“我是1个多喜欢工作的人,我喜欢尽我所能,很久尽不可能准确地完成我的工作,一些我需要专注于原来做。”阿罗对山西晚报记者说。

昨日沈城大雪纷飞,而《闯关东2》就在沈阳张氏帅府杀青,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在剧组5小时的时间里,独家记录了《闯关东2》的最后杀青时刻。

记者:我听小沈阳说,张艺谋导演从来没在片场发过脾气?

以下是山西晚报对电影《幸福的她》男主演安德里阿诺的独家专访,他更要我用意大利语来准确地表达,女主演王梦莹为这场交流担当翻译。

辽沈晚报:在沈阳拍摄的这部分戏中,从你的造型来看,跟以前有很大不同,是不是人物性格也有很多变化?

谈张导:他就着咸菜吃馒头

山西晚报:你不可能拍摄了两位女导演的作品,两次商务协作有有哪些不同的感受?

董璇在雪地里冻得瑟瑟发抖

记者:在张艺谋导演的剧组呆了近两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在片场,很久阿罗现身,他除了在拍戏,一些在看剧本,站着看、坐着看、边做笔记边看……剧组给阿罗提供了一份英文版剧本,不可能他的少量台词是说英文。不过,阿罗拿到剧本后做的第一件事一些,完整翻译成意大利文,并做了完整注释。

侯咏:《闯关东2》不单是外在的闯荡

谈感受:没学过表演有点吃力

有一场吃橙子的戏,临时再加了吃西红柿,当三1个西红柿下肚后,安德里阿诺完整吃蒙了,相当于他这麼原来生吃的习惯宋朝华。当得知下一场戏还吃西红柿时,他决定拍摄前不吃饭了滕州徐良。

《闯关东2》雪中杀青 剧组人员回家过年 azuo 2009-01-23 14:29:08来源:

记者:拍戏过程中,有什么很难逾越的坎儿吗?

为了能让安德里阿诺尽快融入中国剧组,拍戏间隙,大伙儿儿还会来找他玩,令人欣慰的是,“剪刀石头布”的游戏他不可能法学会了;偶尔大伙儿儿吃瓜子,安德里阿诺吃在嘴里、急在心里,于是,剧组里的嗑瓜子快手们都来做示范:第一步“一二三,打开”,第二步“让瓜子瓤掉进嘴里”……安德里阿诺以最快的速率单位,融入这支年轻的团队。

董璇:是的。其实来沈阳之前,导演就告诉我,我扮演的天月结婚了,从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到为人妻子,从性格上必然沉稳了许多。而且天月还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当了官太太。之前在牡丹江海林农场拍戏的时候,我脸上的妆就是打一个黑一点儿的粉底,要是自己偷偷加一点儿颜色,导演马上就看出来,还会挨骂。现在发型变得风情了,也可以化眼影和口红了,这些都能表现出天月的转变。

毛毛:感觉当演员非常不容易,对于自己来说,这就是一次学习的过程,因为不懂的东西还太多了,有这样好的机会,去跟这样大腕的导演学习,真感觉自己很幸运。

除了剧本,阿罗突然在现场努力学习中文,在他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上记录着:你好、谢谢、对不起、漂亮、帅气、我饿了、生日快乐……进组第一天,导演请阿罗吃饺子,他尝到了山西醋的酸味;他的戏杀青后,导演带剧组到青龙古镇玩,阿罗在醋坊一口干了一杯醋,就像喝酒一样,说“好喝”。

终于拍完了这场戏其中的一个场景,在董璇拍戏的间隙,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她。

记者:第一次拍戏,感觉辛苦吗?

虽然,拍摄涵盖一些场吃饭的戏,为了保证能让我各自进入具体情况,安德里阿诺在拍摄前也有吃或少吃,即便这麼西红柿……

侯咏,中国最负盛名的摄影师之一。他曾为张艺谋、田壮壮、吴子牛导演掌镜,《英雄》、《我的父亲母亲》等影片均是由他掌镜。摄而优则导的他近年来当上了导演,为观众送来了《茉莉花开》、《卧薪尝胆》等影视剧。而《闯关东2》则是侯咏导演史上的第二部电视剧,昨日,《闯关东2》在沈阳张氏帅府杀青,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侯咏。

毛毛加盟《三枪》压力大 曝张艺谋女儿任剪辑师 newsfabu002 2009-08-06 11:43:19来源:

但片场拍摄永远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即便做足功课,也总有意外再次出现。6月7日端午节在漫咖啡有一场阿罗向女生表白的戏。导演临时将英文台词改成中文,一些抖音上非常火的那句话——“今天的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的我还来找你。”这对阿罗来说一些困难,这场戏拍了一些遍,最后阿罗在英文助手做口型帮助下,完成了这场戏。

最后一场戏讲述的是董璇扮演的三妹宋天月的丈夫周和光当上了沈阳公安局副局长,他那个官位是可以享受待遇的,他就想换一个大房子来住,就带着天月去看房子。两个人看好了一处房产,本来是中国人的房子,却被俄罗斯人占了,于是就和他们交涉起来。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两个俄罗斯演员还是从大连特地赶过来的呢。董璇对记者说:本来我们这场戏不是杀青戏,但就是为了等他们赶火车过来,所以留到了最后。我们是不懂俄语的,但是有翻译在,就按照台词去演,没什么太大的难度。

记者:听说剧组里还有一个特殊的人物张艺谋的女儿?

山西晚报:要我在Facebook上跟大伙儿儿们分享此次来中国拍戏的经历吗?

辽沈晚报:有什么最难忘的事吗?

毛毛:有一场戏,是我跟程野的对手戏。当时需要我们说很多台词,需要嘴皮子特别利索。结果我跟程野为了拍这条戏,从早上开工一直拍到晚上收工,拍了一天,100多条。张导说中间也有几条不错,但是还希望我们做得更好。当时我说台词都有点说迷糊了,最后收工之后,张导说: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我认为你们还能做得更好,这样吧,回去再琢磨一下,明天再试试,也许会做得更好。 于是我跟程野就回去继续练习,到了第二天早上,去片场居然只拍了一条就过了。

剧组爆料 1 “分酒器”是个有哪些鬼? 爆料人:李珈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