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沈原一在回忆其祖父沈逸千时,让自己的绘画艺术服务于社会

时间:2019-12-23 19:10

沈原一

2018年,是海派画家沈逸千诞辰110周年,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博物馆举办《不朽的画魂沈逸千艺术文献展》,展期自8月18日至9月24日。

  画家沈逸千之孙,收藏祖父沈逸千的绘画、摄影作品以及一些史料性的资料。

上世纪30、40年代,海派画家沈逸千不辱历史使命,走出象牙之塔,挺进西部地区,奔走抗日战场,描绘时代风云,独步民国画坛。他的水墨写生画曾在《大公报》上连载,并在美国《亚细亚》杂志发表,名噪一时。在抗日的洪流中,对应那时候涌现出来的国防文学、国防戏剧、国防电影,沈逸千的绘画则可以国防绘画一词来概括,他用自己的笔墨,点燃了当时社会的热点。在他雄浑的笔下,画有西部的少数民族,有浴血沙场的守土将士,有火线上押解下来的日军俘虏,有横行于长白山下的豺狼其作品充满着时代气息。

  

沈逸千1908年诞生于当时具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江南古镇嘉定,祖籍松江。16岁后,他只身闯荡上海滩。在考入上海美专之后,他开始致力于将中西绘画有机结合的现实主义画风,不遗余力。自九一八事变爆发,他历任上海美专学生国难宣传团团长、上海国难宣传团团长、《大公报》特派写生记者、《良友》和《中华》画报特派战地记者、中华美术界抗敌协会理事、中国抗战艺术出国展览筹备会总干事、战地写生队队长。生前著有《蒙边西北画刊》和《察绥西蒙写生集》。1937年上半年,沈逸千的个人画展在南京、上海、杭州三城巡回展览,观众热情高涨,踊跃参观,盛况空前,以致其个人画展观众人数竟然超过了当年全国美展的观展总人数纪录。作为当时与徐悲鸿齐名的画马名家,他完全可以鬻画为生,不问世事,坐享其成,然而,人各有志。沈逸千并不满足于在宣纸玩弄笔墨,而是以天下为己任,让自己的绘画艺术服务于社会,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现实生活,自觉地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他的画乃是时代缩影。

沈逸千速写作品《毛泽东》,毛泽东为速写签名

在原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彩墨画系主任、浙江美术学院教授朱金楼看来:他在三十年代开始,就把西洋素描技术和现实生活融入中国画的创新之中。所以追溯起来,他是奠定后来新中国画基础的杰出先驱者之一。

沈逸千作品《傲霜图》

传统的笔墨技巧和中国画图式、题材,在沈逸千笔下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他便成为承上启下的传奇人物,为20世纪中国画的现实主义道路披荆斩棘、杀开一条血路。他矢志以艺术救国,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沈原一的家中保存着几幅几乎从未面世的速写作品,一幅为毛泽东,一幅为周恩来,其上还分别有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亲笔签名。这两幅作品虽只是寥寥数笔,但人物形象非常传神,是沈原一的祖父沈逸千(19081944年)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面对毛泽东与周恩来等领导人现场创作的速写作品,而今已成为不可多得的抗战史料。

在这次展览中,既有沈逸千所绘的国画,又有邵力子、续范亭、胡厥文、艾思奇等名人的墨迹,还有昔日《大公报》的沈逸千个人画展特刊及其出版的画册等历史文献资料,使得当代观众通过展品,更加贴近该画家所处的时代,深入了解历史的真相。参观该展不仅是对于一位已故画家艺术的回顾,而且是接受一次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本次展览由沈逸千家属提供展品,9月3日还有沈逸千之孙沈原一做相关的讲座。

  沈原一在回忆其祖父沈逸千时,言语中满是敬意。据沈原一介绍,祖父短短三十六载的人生经历充满着传奇色彩。1932年,他刚从上海美专西画系毕业,就参加了由当时国内有识之士组成的陕西实业考察团西行,成为该团唯一一位画家。此后,他又相继畅游了内蒙古草原、青藏高原、云贵高原乃至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用画笔记录西部风貌,成为二十世纪中国最早涉及西部题材绘画的画家。

  他游历、交友都很广,接触国共两党的将领都很多,也有习惯跟他们见面时为之画像。沈原一说。通过查阅抗战史料,沈原一发现祖父总能够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各种场合的各色人群之中,成为当时红极一时的风云人物。被沈逸千画过肖像的国共双方高级将领还有朱德、林伯渠、邓小平、贺龙、马占山、冯玉祥、李宗仁、李济深、卫立煌等。

  当时,我祖父出手敏捷,当场共为毛泽东画了两张速写像,毛泽东即席为他画的速写像签名留念。据沈原一介绍,沈逸千于1940年初在重庆被中国电影制片厂西北摄影队(即由著名剧作家阳翰笙编剧的故事影片《塞上风云》外景队)聘为顾问。这支摄影队在向其外景地进发期间,途经延安,毛泽东曾设晚宴招待。 沈原一保留的祖父沈逸千的日记,上边记述了沈逸千为毛泽东、周恩来等画速写时的场景。诚如其日记所记录:到胜利合作社应毛主席晚餐,我为画两像。

  为周恩来画像则早在1937年,国共合作抗日,为了在太原保卫战中鼓舞士气,很多人士汇集到山西太原召开动员大会。作为各界代表的周恩来和沈逸千都上去发表讲话,就这么认识了。我祖父在现场为周恩来画了这一张速写。沈原一说。

  据沈原一介绍,其祖父又是史载与赵望云相提并论的《大公报》写生记者,《大公报》当年不但连载过他们的旅行写生画,还分别为他们出版过画集。依托《大公报》《良友画报》等媒体平台,沈逸千创作并发表了很多抗战写生画和摄影作品,比如沈原一展示的那幅《火线上押解下来的日俘》。该画中9个日本战俘并排而坐,各自的神态不一,有的很沮丧,有的表情呆滞,有的还带有些许傲慢;有的眼部受伤,有的瘸腿,有的头上绑着绷带。沈逸千会说日语,还要求这些日俘在画上签下了他们的姓名和籍贯。这幅画记录了1942年第三次长沙会战时的情形,那场战役是日本人完败的一次,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沈原一说。

上一页 12 下一页

上一篇:维柯提出了与理性不同的,我认为这些阐述是更贴切地诠释儒道互补理论的道路上的障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