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傅抱石《峡江扬帆图》,  立轴 设色纸本

时间:2019-12-23 19:07

傅抱石《峡江扬帆图》

  《傅抱石的世界》第442页,(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2004年12月

  现代著名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傅抱石的山水画,善于创造新奇的意境,结构雄奇,行笔高古,大气磅礴,与齐白石并称为南北二石,新金陵画派领袖,是20世纪的中国画大师之一。抗日战争期间,傅抱石来到重庆,借居在重庆西郊的金刚坡下,在中央大学任教。是时傅抱石得江山之助,多见急流奔湍,云雨变幻,秀丽的巴蜀山水给了他灵感,把强烈的个人感情、人生观与宇宙观注入画图,创作了一批具有时代精神的山水画,现江苏省淮安市博物馆收藏的《峡江扬帆图》就是其中的一幅。

  《傅抱石年谱》第68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9月

  此图纵75厘米,横32厘米,设色水墨画,纸本。画面近取其质,远取其势,笔墨华滋,酣畅淋漓。图中取材于巴蜀山水中的一段,描绘出峡江两岸如诗如画和千帆竞发江流天外的壮丽景色。其近景所写者乃江岸之一段,岸上山势巍峨,悬崖峭壁,雄奇险峻,峰出画外。山下古松苍劲,竹林茂密,郁郁葱葱,满目苍翠。中景是一条群山夹持下的大江,水势浩荡,汹涌澎湃。江上征帆数艘,正乘风破浪,顺流而下,由远及近,翩翩而来。对岸是莽莽苍苍的山岭,草木苍秀,生机无限。更有那一片片竹林,或大或小,或疏或密,纵横交错,坐落其间。远景是重峦叠嶂,时隐时现。全画以气取势,大气磅礴,蓊郁淋漓,笔挟风雷,惊天动地,咫尺而具千里之势。这正是画家心灵的反映,表现出傅氏的思想感情和博大情怀。因此,作者在这里所写的已不仅仅是峡江风光,而是借此张扬民族之气、民族之魂。

  《傅抱石评传》第202页,(台北)羲之堂文化出版事业有限公司,2004年12月

  画上题款为伯璞先生正之,壬午冬抱石。下钤抱石朱文印,右下角钤徐氏收藏印。此伯璞先生即此画的受画人徐伯璞。此壬午即1942年,是年10月10日,傅抱石的壬午画展在重庆夫子池历志社举行。是日徐氏应邀前去观展,并向傅氏索画。不久,傅氏就送来了此图。因此,此图是傅氏重庆壬午画展不久后的作品,具有强烈创新意识。是时傅氏抱石皴技法尚未成熟,仍处于探索阶段,但已开始应用,如此图就是证据之一,从中可以看出傅抱石画风的转变和风格的形成,故在傅氏山水画研究中,有重要意义。

  估价(人民币):9,000,000-12,000,000

  《群老观瀑》作于1943年,尺幅宏阔,是傅抱石金刚坡时期艺术成就最高、且带有节点意义的关键作品之一,洵为难得。

  画中的高士安排在松枝分割出的两个通透空间,明暗掩映,运虚于实,契合傅抱石对画境“深远自由”的追求。将人物置于幽暗环境的“亮斑”中,取得强烈的对比效果,乃是傅抱石的一大创新,按其发展,即初成于此时,为其后《丽人行》等人物画巨制张本。如此独特的表现离不开傅抱石对“老境”的研寻,他在《中国国民性与艺术思潮》中说,老境之美乃是一种“无含于有的恍惚状态”:“寂寥而无穷,故澄而且澈,恍惚而明……淡而有味,湛而弥深,自视自照之美,高朗清澈而具深湛之力。”以之印证本画,幽深的林间恍惚若有人影,细细察之,如见其行,如闻其声,蓦地通透而明,可谓傅氏艺术理念的绝佳注脚。正是在这样细微深邃的内省自照中,傅抱石突破了传统的约束,别创笔墨法门,开启了新的艺术天地。

  1939年,傅抱石携家眷寓居重庆沙坪坝的金刚坡,任教于中央大学。“金刚坡时期”是傅抱石艺术厚积薄发的阶段,一方面他进入了绘画史论研究的高峰期,另一方面又完成了他从篆刻到绘画创作的过渡。1942年的双十节,“傅抱石教授画展”在重庆观音岩举行,这是他在国内的第二次画展。由于南昌的第一次展览影响不广,所以重庆的“壬午个展”实际上是他在画坛的首度亮相,堪称一鸣惊人,受到了徐悲鸿、郭沫若、宗白华等艺文界名流的激赏赞誉。对于傅抱石来说,壬午个展是一次成功的艺术宣言,不仅让其画名大振,更重要的是让傅抱石对探索和完善其个性化的笔墨语言有了充分的信心。

  北京诚轩拍卖2019春拍中国书画专场正在北京国贸大酒店 群贤宴会厅举行,傅抱石(1904-1965) 《群老观瀑》,以2058.5万成交。

  傅抱石(1904-1965) 群老观瀑

  题识:癸未八月,抱石写。

  钤印:傅、踪迹大化

  简介

  傅抱石认为:“中国画需要快快地输入温暖,使僵硬的东西先渐渐恢复它的知觉,再图变它的一切。换句话说,中国画必须先使它‘动’,能‘动’才会有办法。”揆诸此画,云动,水动,山势亦动,墨色纵横,笔意纷披,诚是无所不动,动极而静而穆。

  《群老观瀑》即作于壬午个展的次年,未题上款,当属傅氏纯出艺术酝酿所绘,篆书落款亦增益了高华厚朴之气。由于国难方殷,个人漂泊羁旅,金刚坡时期的画境往往别有寄托,耐人寻味。此际生活条件虽差,但因靠近成渝古道,有难得的山川形胜,傅抱石独创的“抱石皴”实取法于斯。他在《重庆壬午画展自序》中尝谓:“以金刚坡为中心周围数十里我常跑的地方,确是好景说不尽。一草一木,一丘一壑,随处都是画人的粉本。烟笼雾锁,苍茫雄奇,这境界是沉湎于东南的人胸中所没有、所不敢有的。”将蜀山的苍茫形象提炼为新的笔墨语言,既是傅抱石有意识的艺术追求,又是他在时局艰危的情况下,希望以雄奇济柔弱,重铸民族气骨的艺术回应。

  佳士得香港,1989年9月25日,编号80

  尺寸:104×59.5 cm。 约5.6平尺

  著录

  立轴 设色纸本

  在表现技法上,1943年是傅抱石艺术变法的分水岭,本幅的皴法并非他后来常见的那种碎弧式“抱石皴”,而是先以大块面积的淡墨皴出山体,再以迅疾的枯笔平行线提点出山石的轮廓,尽管一样是散锋破笔,却与四十年代后期以降的粗服乱头有着不同的意趣,就存世数量而言,这种风格的“抱石皴”山水亦更为少见。即便是与1943年傅氏其他同风格作品相较,本幅山体皴染厚重,施色亦显得浓重,间错有致的赭色尤为神妙,不仅加强了浑厚的体积感,还使画作在沉着中透出鲜艳,气韵格外生动。

  是幅老松苍古挺拔,正中独立,数位高士聚会在深邃的林莽间,矫首抬望,摩天巨岩一直延伸到云端之外,两股飞瀑自崖壁间倾泻而下,激起茫茫水雾,最终汇入下部的溪河。在构图上,傅抱石并未采用传统山水画习见的散点透视,整个画面似从一个固定的视角上仰视所得,所以山石间的松树愈往上愈小且越趋扁平化,营造出山体朝观者压来的威势,形成了一种微妙的视觉体验。类似的结构也出现在同年“立夏后二日”所作的《夏山图》(现藏故宫博物院)中,不过比对两画,《夏山图》的安排不仅少了两道飞泉,层层上升的透视处理也不够连贯,由于下部近景占比较大,即便远山没有露顶,还是削弱了高远之感。种种不尽完美之处,经过数月的沉淀,终于在这张该年八月所画的《群老观瀑》中得到了令人满意的呈现。

傅抱石(1904-1965) 群老观瀑

  癸未(1943年)作

  苍茫雄奇 湛而弥涤

  傅抱石《群老观瀑》的笔墨光华

  《傅抱石年谱(增订本)》第101至102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12月

  《其命惟新·傅抱石的一生》第190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9年12月

摘要:北京诚轩拍卖2019春拍中国书画专场正在北京国贸大酒店 群贤宴会厅举行,傅抱石(1904-1965) 《群老观瀑》,以2058.5万成交。

  纪录

  《名家翰墨·第1期·傅抱石仕女画》第67页,(香港)翰墨轩出版有限公司,1990年2月

上一篇:  故宫博物院藏《大观帖》宋拓本是清代聊城海源阁杨协卿的旧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