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关于《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这与中国当代山水画创作中

时间:2019-12-23 19:06

  道是人的精神、人格的宇宙化,是人精神向宇宙的复归。姬子

《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新书发布会嘉宾合影  2018年4月16日下午,在北京单向空间举行了《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新书发布会姬子/这三年,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此次发布会现场举行了关于姬子墨道山水的座谈。座谈会嘉宾邀请了本书的两位作者:著名学者高从宜和王肖苓,美国著名艺术理论家、批评家David Brubaker,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于洋,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批评家夏可君,亚洲现场艺术中心创始人、艺术家何晋渭,此次座谈会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春辰主持。  关于《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  座谈会开始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张维维开场,代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致词并介绍了《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的背景。艺术家姬子已经离去三年,时光荏苒中人们依然在研读他的思想和他的作品,并在今天推出这样一本具有很高学术价值的个案研究的书。姬子与王春辰教授的父子情深,也深深地感染着编辑出版这本书的作者。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艺术批评家水天中在书的推荐语中这样写道:这是一本记述一个艺术家的文化理想和艺术探索的书,作者从宽广的历史视角着笔,将中国绘画的生长脉络和艺术家姬子的个人命运融汇编织,构成饱含感情的整体,以从容不迫的文笔探讨深刻甚至玄奥的艺术问题,而由艺术家创作实践的分析作出明朗的回应。  艺术世家、美国匹兹堡大学教授高名潞写道:本书从宏观文化和哲学的角度讨论中国水墨画的历史价值,同时把姬子先生的毕生成果,包括他的水墨理论和作品放到传统和当代的坐标中进行梳理,认为姬子绘画的价值在于把庄学的天道观融入当代水墨创作中。作者文字洋洋洒洒,激情洋溢,读者既可以深入了解姬子的生命和艺术,也可以了解相关理论和历史,是一本可读性很强的艺术批评著作。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汪民安写道:姬子先生的生命与艺术融为一体。对他来说,艺术是对生命的无限探究,而生命反过来也是对艺术的无限探究。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教授Shane Mc Causland 马啸鸿写道:姬子非凡的绘画实践,在当代中国鲜有相似,它深深地根植于其哲思的习惯、偏好与历程;根植于水墨本身的多元世界;根植于风景画的观念世界;根植于艺术家孤独的冥想空间。姬子史诗般离奇的人生,将有可能重构我们如何看待中国的社会和政治变迁。其充满哲思探寻的水墨作品、命运、生平、绘画形式的内在体验、艺术史学和他独有的水墨语言的重要意义之间的关系,都在这一系列新的富有洞察力的生动文章范围跨越探讨。  这本《水墨的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以水墨理论为中心,全面阐述了对中国已故国画家姬子的艺术创作研究。姬子,号云山姬子,原名王云山,1941-2015年,河北宣化人。专攻中国山水画,山水作品分为三类:笔墨山水、冰雪山水、墨道山水。最早十年学习古典传统与现代传统;十年探索形成自己风格的笔墨山水;又十年以自己风格的笔墨山水作为进一步再实践的起点,探索出了个人风格的冰雪山水,创造了雪麻皴、雪劈皴、雪蜂窝皴、雪髅皴等技法。被国内外诸多评论家评论其作品气势恢宏,境界开阔;构图大开大合,既具经典绘画的内涵,又有现代视觉图像构成;风格、笔势豪放,特别是潜心几十年磨练的独创笔法意蕴深远。  第一章追溯水墨绘画的学理问题,解释何谓水墨的逻格斯。  第二章讲述姬子一个中国画家的生命叙事,从深圳求职到花甲进京再到走向世界,姬子一生坎坷的经历,以及作为其精神支柱的家庭与朋友,在姬子一生中给予的无私的爱。  第三章讲作为精神图像的姬子绘画,讨论了姬子绘画创作的分期问题,把姬子的绘画分为笔墨山水、冰雪山水、墨道山水、姬子画论、长城画家、古佛画家,以此体现姬子水墨的逻格斯——大象无形及其时空表现。  第四章是姬子绘画的研究与评价,收录了大卫•布鲁贝克、予凡、王春辰、于洋,以及在墨道喜宴——苏州姬子讨论会及零度与混沌之斧——广州姬子研讨会上国内外专家学者对姬子的研究与评价。  第五章姬子墨道作品释义,再次从哲学层面详细地评论了姬子一生中的代表作品,如《大宇畅神图》《元初》《八荒来风》等作品。  本书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将有利于美术史,特别是姬子艺术创作的研究和交流,适合美术史、国画等相关从业人员学习与阅读。天地之间 纸本水墨 184 x 145 cm 2009年远空的玄日 纸本水墨 195 x 185 cm 2010年灵境系列——无界人间一 纸本水墨 83 x 121 cm 2013年天光会聚 纸本水墨 195 x 184 cm 2009年  姬子作品的当代性转换与水墨理论的现代性转换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春辰在回忆父亲的创作生涯时,讲述了姬子作为一个有着坚韧品格的人如何一边白天干重体力劳动,一边回到家里坚持艺术创作和对自己艺术与精神世界的追求。甚至姬子先生的工作状态是有很强的规划和前瞻的,为自己的创作预设了20多个命题,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  本书的作者著名学者高从宜在座谈会上解读了逻格斯与姬子墨道山水之间的关系,逻格斯的本义,乃是让人看某种东西,让人看言谈所谈及的东西是让人来看。《 老子》的道作为玄览之物在西方思想根基处的逻格斯那里肯定可以坐实。国内学人水墨的 逻格斯—姬子墨道山水为中心的研究一般译成了什么?国内学人既把西方的灵魂出窍的迷狂状态忘了,也把自家的玄关忘了!佛教叫做开天眼,《老子》叫做天门开合;姬子墨道山水有一幅《天之路》,画的就是灵魂出窍。我们把姬子的墨道绘画用水墨的‘逻格斯’称呼,理由不仅非常自然而充分,还出自地球村世界的思想良知和召唤。座谈会现场  亚洲现场艺术中心创始人、艺术家何晋渭则从姬子作为在野的艺术家群体中的一分子,不在任何系统之内所表现出的独立艺术家在当代的意义和思考介入艺术家的创作和精神世界的表达。  美国著名艺术理论家、批评家David Brubaker从姬子的艺术与中国传统、中国当代、西方当代的种种不同而确立对姬子的研究,并有关于姬子艺术研究的专著论述。西方的现代主义并不是唯一的现代主义,而中国在向现代主义转型的过程中形成了自有的状态。  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于洋在发言中对姬子以往多年的研究,从发于精审归于浑沦反身观照物我通悟和道中山水玄黄大荒三个部分展开。作为出生在北方燕赵之地的画家,他将北宋山水视为中国绘画的经典。他曾痴迷于北宋范宽、元四家的浑厚苍茫,并试图在山水画创作中将那种雄壮之气用自己的语言传达出来。又从姬子的山水多取远景大境,这样视点较高的天地全景,使他画中的造化物象天然地冥合于穿越时空的宇宙之道。从物理性的空间结合到化学性的心性感悟,这一跨越使姬子山水画走向了一个自由的、冥想式的创作空间。姬子山水画中透射出的洪荒的宇宙感,使这种关联更为直观,并充满着神秘的诗意。道中山,则呈现为宇宙—人生—艺术的最高境界,澄怀以观天地人之道。以道家思想看来,乾旋坤转是宇宙万物运行之理,而对于山水画而言,能显乾旋坤转之义,才是以画道承载天地之道的最高目标。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批评家夏可君从逻格斯在西方文化史中的意义讲起。首先本书对艺术家姬子的论述不再从中国传统的论述方式打开,而提供了一条能够使西方学术界明白的话语。另外,这本书对道的论述有使中国传统对精神境界最高级的论述道与西方现象学的观看,以及艺术史的论述是中国水墨在现代性的转换过程中必须要做的工作。  此次座谈会不仅是对艺术家姬子水墨作品的回顾和言说,更是就此书的研究方法和中国水墨的现代性转换之间的关联展开讨论。同时,也表达了对已故艺术家姬子缅怀和纪念。

  中国绘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山水画的发展史,因为在中国绘画中,山水画最能体现人的精神境界和情感。在大自然的阴晴雨雪、寒来暑往变化中,也最能体现这种生生不息的精神与情感同构的生存空间。如庄子所言:通天下一气耳,生命的灵气使人与自然沟通融合。在合一的天人关系中,自然是内在于人的存在,人是内在于自然的存在,即世界是生命一体化的世界。所以中国人从不把自然看作无情的物质或陌生的荒野,以致粗暴地征伐、任意地掠夺和肆意地消耗。他们敬畏自然如同敬畏生命,以合作姿态分享造化的生资,以纯素之心倾听天籁的启示,把天地作为可观、可游、可居的广袤家园。这种世界观促进了山水画的发展,而山水画的发展则增进着这种世界观的自觉。而当代山水画创作,由于受西方观念的影响,加上市场经济下功名心的驱使,使越来越多的画家正在远离中国山水画创作的本体,远离中国山水精神。过于刻意形式化地理解图式的概念,把图式仅仅看作一个区别于别人的简单的符号,这样的结果是某些画家不断地在简单地重复着一种图式,以至到后来把初创图式时的一点鲜活生动的东西变成了一张毫无表情的面具,画面上仅剩下技术的手段,苍白而无力。在这种潮流面前,姬子先生并没有从观念与形式切入当下,而是从具体的生命体验中领悟到了宇宙的大境界。在当代水墨山水画领域里探索出一条学术性极强的创新之路,为中国山水画园地增添了新的艺术生命力。

  姬子先生本名王云山,由于原本姓姬加上自认为大家都是炎黄子孙,且黄帝姓姬,所以起笔名叫姬子。他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在中国山水画这片沃土上辛勤耕耘,经过学习传统自成笔墨风格到雪迹心源的冰雪山水,直至自定名的墨道山水的探索,迄今已有半个世纪了。其中冰雪山水画,开景宏大、气势磅礴、苍拙老辣,无论是表现长城内外的银装素裹,还是西藏高原的雪域神韵,无不透射出一种崇高的悲壮、苍茫的凛烈、浩然的博大气概。画面追求的不是表象再现的真实,而是在整体的直觉把握。一幅幅作品给人难以捉摸的幽远、神秘和梦幻感,并含有耐人寻味的象征性。艺术家在借笔墨表现他自己深静的胸襟时,也表现了宇宙之间最为深沉的境地,它本身就是一种从画面上流入我们心灵中的活力,并且把我们引入到一个奇异的氛围里。与上述冰雪山水画相比其近作墨道山水更是以新颖别致的构成图式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凡是在中国山水画史上有一席之地的,无不是在绘画图式上有着独创性,在笔法上有着独特性。古代与今天在审美价值取向上不同,古代更重视笔法笔墨的个性,把笔墨放到了价值判断的最高位置,对图式的建立相对有所忽视。而今天的画家比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关注与追求图式的个性化。这里姬子先生通过新的图式和新的笔法来展现了自己对自然万物进行宏观认识和总体把握后所达到的一种既符合自然规律但又超越规律的高度自由审美境界。其境界体现的正是人生宇宙之永恒的价值观,是永恒的存在的最终状态的意志表现。画面不仅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力,而且唤起一种心理体验,近乎庄子逍遥游的境界。水墨流荡、阴阳莫测之美撞击心灵的刹那,人生、历史、宇宙自然的长河,以滚滚之势,饱和着生命力,突然腾跃在你面前。这就是姬子先生墨道山水画所探索的基本要点。

  东晋王微在其《叙画》中说: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就是讲人们通过对自然山水的观赏,可以达到一种精神自由的超越境界。在面对大自然,不同经历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感受又会产生不同的意境。如何在人与天地万物的生成关系中去认识和把握天人相似相通的元气和生命精神,并再生成艺术形式,表现意和象的契合,心和象的统一,生命和自然的同构对应关系是每位艺术家创作的中心问题。姬子先生的山水画把人的精神引向远离世俗社会的自然山水之中,其作品突破自然山水的有限的形质,使人的目光伸展到远处,从而引发人的想象,从有限把握到无限。他把注意力放在表现自然山水的寂静、虚幻、雄浑、苍茫上,全景式的构图,细腻的笔法以及曲折多变的山川形势来表达自己的林泉之心。在形象的描绘上,他的山水画强调宏观的总体把握,不过分拘泥于细节,满布画面的笔迹墨线巧妙无间的融化在山川形象的塑造中,而且注意了整体气势的传达。作品中自然山水美的观赏和对个体人生存在的体验有机结合,表现了宇宙的一片生机的大道。这与中国当代山水画创作中,太多的人在传统程式和写生感受之间寻找融合方式,从而陷入雷同的尴尬局面时形成鲜明的对比。

  谈到山水画的创新,我们很容易将它与个性表现等同起来。其实,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强调个性表现仅是山水画创新的一个环节,个性表现一定要有深厚的文化依托,否则就是一句空话。中国画家特别强调修心养性,因为中国绘画具有的独特审美情趣,除了本身材料造成的原因,更重要的是它要求画家不但在绘画技法上有一定能力,要以文养画,以多方位的修养来充实完善自己的绘画作品。这也是大部分中国画家之所以大器晚成的原因。然而追求完善以文载画的艺术特点,的确又是一条艰辛而漫长的艺术之道,艺术家应耗费极大的精力,甚至毕生的精力去修练。虽然艰辛,但这一艺术之道代表的却是中国绘画几千年发展史的大道,谁选择了他,谁就能真正地感受、领悟到中国绘画的玄妙之理。姬子先生就是选择这一绘画道路的画家之一,他对传统文化和传统笔墨的现代意义具有清醒的头脑,五十年代末开始山水画的学习、探索,一方面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的长处,认真学习董巨派苍润的笔墨技法,另一方面又出于个性气质的偏爱,侧重于北宋全景山水的大格局大气势与茂密苍茫的格调,但又不为传统所囿,能灵活地让它为创新所用。这与他全面而深厚的个人修养分不开的,他既钟情于易理、释道,又欣赏秦汉雄风、魏晋风骨、唐宋五代的恢宏气象,他从中吸取其精神与气度。

  姬子先生在吸取、借鉴前人的过程中,感悟到大象无形、大美无颜、大音希声之境之大道是中国绘画的一种深层精神。他每次站在燕山与太行山等群山上,上顶天,下立地,面对着不可抗拒的自然力,顿悟出来的是艺术大灵魂。这时主体情感被自然力所驱动,心灵被崇山大漠物化了,放大了,自然人格化了,所有这一切都是生命的回声,那怕是千年不动的一块石头也是血肉之躯。此时此刻,人与天地宇宙异质同构了,在作品中蒸腾的是浩然之气,阳刚之气。那高峻巍峨、肃穆圣洁的雪山,幽深诡秘、变幻多姿、翻滚莫测的云雾,庄严深邃的古庙,厚重沉闷的喇嘛长号,浓郁的宗教氛围,博大精深的民俗风情这种奇绝的自然风光、神秘远古的人文景观、厚重的文化积淀,皆有一种飘逸的、脱尘的艺术感染力。

  姬子先生的作品之所以有很强的感染力,一是他紧紧抓住了山水画的精神实质,强调山水画人格化的力量,在自然山川的描绘中融入自己的理想抱负,追求从山水情境中表现自己性格与人格的魅力;二是他力求道法自然、以自己独特的视觉思维和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来追求山水与我并生、天地与我为一的境界。因此,我们从他的艺术风格中可以感觉到传统精神的宏伟力量,情感的丰满、气度的从容和崇高的思想方式以及对自然纯真而深邃的关照。

  当代水墨不光是一个理论问题,而主要是一个实践问题,姬子在几十年的学习、探索过程中,深知中国画创作的不易,这是要付出巨大努力才能推进水墨表现力度的。从姬子先生的墨道山水创作实践中,我们感受到了他的信念、他的执着和他对中国画的透悟,这对于我们进一步思考当代水墨的发展不无裨益,他的成绩启示了中国画从技进入道的一个新的维度。

上一篇:冯钟云的《芦花鸡》等动物系列,是对生命本质故乡的回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