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吴震启先生在书法界并不属于资深的老一辈书法名家,  吴震启先生幼蒙庭训

时间:2020-02-14 07:53

  向一些大的综合性网站作过调查,能够在网络上叱咤风云且有十余年投入还具有品牌效应的、吴震启先生可谓首屈一指。甚至在书法家中,达到这样程度的,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在网络世界里的够级别者。

  他的作品曾多次被中国美术馆、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中央办公厅、广州美术馆、石鼓阁、广交会、中国广电总局规划院、国防科工局、解放军305医院、中央电视台新址等收藏陈列,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国内外知名人士多有收藏。

  吴震启先生的知识结构,在当代书法界有其独特性与不可复制性。概而言之,他是以最古老的文学样式:诗赋,和最新潮的文学样式:博客。同时构筑起他的别样的书法文化背景。

  2011年应邀为中国进出口交易会110届盛会,创作巨幅《沁园春广交会礼赞》,并被永久陈列。

  以此来看吴震启先生的书法创作,有一些结论便会自然凸现出来。比如以他的古诗词修为,他对书法的经典与古代法帖名碑必定十分重视,因为这是与生俱来的并蒂莲,不可能重此而轻彼。因此他的遍临百家,以古经典为自身创造之经纬,是必然的、合乎逻辑的选择。古典法帖名碑中的技法极其多变,丰富之极,目前吴震启先生已有相当娴熟的掌握,但对各项书法技法的独门武功齐头并进,大范围、广覆盖地展开,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供挥洒,一旦吴震启先生以诗史的态度来对待书史,笔下彰现书法史各类经典技法并且运用自如,则他的努力必定还会有一个更大的显现。目前他作为书坛名家,是众所周知世所公认的;但要由名家转换为大家,则还须拓宽经典技法的底盘,以史的眼光来更慎重也更开放地对待之。换言之,是以他对诗的那种与生俱来的亲密无间,重新面对他的书法,则目前的以魏晋二王核心笔法、宋人手札之法虽然足成名家,但今后要提升成为大家的,必是他的目前立场再上升为囊括万殊、裁成一相,甚至也无妨是非一相而是自然派生为万相,这样就必能于书法技法古典传承中别开一生面。既然体现他的诗人、文士之雅,又能表现他作为书法艺术家的艺术创造。

  现任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吴震启艺术基金主任;中国友联画院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协楷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族名家书画院副院长;中国长城书画院艺委会秘书长;中国诗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华诗词学会书画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版权协会理事;国韵文华书画院首任书法篆刻艺委会主任;北京林业大学MBA国学教育中心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校外导师;北京文化学院教授;田汉基金会理事;颜体书法研究会名誉会长;首都法律援助公益文化艺术家委员会副主任等;诗刊子曰诗社顾问。

  直到今天,绝大多数书法家对于互联网仍然是十分陌生、漠不关心的。依仗于高科技而构成的信息社会,又称网络社会。网络的进入中国,不过十余年时间。由于它的文字处理方式与书法家恪守的书写手写行为完全南辕北辙,相去千里,书法家应该是在所有行业中对互联网抵触最烈、拒绝最显的一类。粗粗估计,书法家中90%,尤其中年以上书法家的98%,是即使在今天也从不上网的。但就是这样一个为书法家严重视为异已而坚决排斥的互联网,却成了先知先觉的先驱者吴震启先生大展身手的广阔舞台。吴震启诗歌书法博客,曾经被评为互联网上最有影响的中国十大博客。他对于网络资讯的迅速吸收,他通过网络推出的博客,几乎成了吴震启先生书法家形象的另一个独特的定位和目标指向。

  先生几十年来成就斐然,2008年于中国美术馆举办吴震启奥运诗书展,并有《震启诗书奥运情》诗集行世,弘扬奥运,情真意切,其深远意义为社会各界称颂不已。

  以此来看吴震启先生的诗,却是有非常正宗的派头和信手拈来的圆融自然。6000首诗告诉我们的信息是:吴震启先生不以诗为附庸风雅的矫揉造作,而是视为生命的一部份,出处行藏、喜怒哀乐,一寓于诗。这使得他的诗堪称诗史,成为他生命历程中的真实记录,而且,是一部全记录。在当代书法界,象他这样以诗为史,用古典格律诗为自己生涯作全记录的书法家,不说绝无仅有,至少是十分罕见的。他的诗史和我们偶尔以诗吟咏应景的一般观念,相去千里,足以彰显出吴震启先生的独特之处。

  吴震启先生幼蒙庭训,三岁始诵习诗文,国文功底深厚,出口成章。其记忆百无一失,常令人叹服。八岁临池,攻唐楷,以颜、柳为基,藉池水尽墨之心刻苦研习,妙得八法,故长有才具。继而上追秦汉,钟鼎碑刻,莫不取法,于《张迁碑》、《石门颂》、《曹全碑》诸刻独有心得,遂可别开蹊径,自辟町畦。复求魏晋神韵,宗法二王,沉浸《集王圣教序》并二王尺牍,临摹飞动,如是者数十载而未止,诚乃厚积薄发,遂以诗书名于世。先生为诗体裁多样,近体古风词曲,皆可信手成章,梗概而有气魄,且使人读之便觉古人风雅,慨然敬仰。内容丰富,抒情议论,游记亲情,皆挥洒成诗,入情入理。作品刊载于《诗刊》、《人民日报》、《人民文学》等知名报刊杂志上千首,其成就为各大网站及电视台多次报道。迄今积诗作七千余首,分爱国篇、题画篇、壮游篇等二十四卷,陆续结集出版。书法高古质朴,且不乏灵动飞扬,线条雄强厚重,骨力超拔。结体开合有度,往往出人意料,观其作品,有若临庙堂而聆黄钟,登嵩岳以对长松。诚若皎然论诗所言风律外彰,体德内蕴。其代表作自诗自书《通心堂万米诗墨手卷》于1995年被列为吉尼斯世界纪录。

  仅仅说吴震启先生诗做得多做得好,或许仍属皮相之见,我们应该注意到这样一个文化背景的换移。古典诗词歌赋作为一种文学,其生命在当下的白话文时代,其实已经终结。今天人看古诗词,其实是在看一种已经逝去的风度与语汇。它与当代人的思维、行为、生活环境,其实已经不再有密切的直接的关系。换言之,我们已经不再必需古代诗词,许多今天人也在吟诗作赋,但它显然不是一种生活的必需与文化的必需,而只是偶然兴起的某种特定趣味和偶然的有感而发。而在白话文行世百年,言文一致百年的今天,我们对古典诗赋的把握越来越肤浅而快餐化,真要以古诗词来写作,许多书法界人士也很难胜任,缺乏精彩亮点,多见矫揉造作之弊,生硬凑泊、雕虫小技,或视古诗词如白话文的顺口溜快板书者,触目皆是。

  同年,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设立吴震启艺术基金。

  一个从小热衷于古典诗词的老派士大夫,一个在新兴网络信息平台上叱咤风云的潮人,这两个截然相反的形象,怎么也难以统一到一个人身上,以此来看吴震启先生,我们才能深刻理解到他的特立独行、他的难能可贵。他的在当代书法界、在某一个侧面看显然是无法取代的唯一性。古典诗史、博客名家,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文明,是如此奇怪地混合于吴震启先生的头脑里、行为中。这样的文化积累方法,在今天的书法界,显然是十分稀罕十分珍贵的。它的示范、模型的意义,有时会远远大于它作为一个个体书法家的意义。

  吴震启,字永昊,别署通心堂主,寄意四海通心己任。祖籍山东济南,生于冀北隆化。笃学嗜古,雅好诗书礼乐;渔猎群书,博通翰墨辞章。性耿介亢直,豪迈不羁,落落慷慨,友朋如云,声闻流播遐迩。

  吴震启先生的书法,以尺牍小字最具才情。下笔舒卷自如,笔墨间拂拂出一种文士的优雅才情,尤其是点画皆出于魏晋,法度井然,一见即知有十年寒窗的苦功。但如魏晋之钟张二王,仅仅有苦功又是不够的,没有才情勃发,没有一种风度的幻化而入,没有意气的助推,仅仅是功力,中规中矩,仍缺乏生动的意态与生命感。吴震启先生能从才情勃发处着力,以情态制功力,在小字行狎书方面展现出自己的书法意态,显然有独出机抒之妙。而再推开扩大之,从作为核心技法的魏晋二王出发,兼括北宋苏米手札之风,与元明以降许多书法家顺手写来的信札尺牍之风气,无论在外观形式与内在意蕴上皆有其广覆盖、多层面的特定优势,在魏晋核心中取其精要,在宋元以下取其丰瞻,是以一种宏观的取法视野,几乎为尺牍书法立一转语、树一标杆。象这样的方法,是许多浅尝辄止、或只注重外貌而不究其历史的书法家们所未能望其项背的。

  2010年应邀同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慧芬及古琴演奏大师龚一赴台湾同台北市立国乐团在中山堂中正厅举办《动势》音乐会担纲主演,集诗书乐一体,弘扬传统文化,增进两岸交流,大陆台岛艺术家及学者交口称誉。

  又以他的网络名人、博客新潮的形象,对各种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新事物一定乐于接纳也善于接纳。这种极具开放性的潜质,一定会让他作为一个书法名家具有不断前行、不断进取的素质。身处一个高速发展的信息社会与网络传播时代,当代书法家的大多数仍然缺少直面正视的勇气与妥善应对的办法,吴震启先生在书法家中,已属于得风气之先的前驱性人物,并以此使书法界刮目相看,那么这种灵活迅捷、准确及时的信息捕捉能力,一定会反馈、投射到他的书法创作中来,从而使他在寻求书法创新、突破、构建、开拓等方面,一定也会得风气之先,从而趟出一条其他书法家无法想象的新的创新之路来。而在此中,我以为吴震启先生身上最珍贵的、也是许多固步自封的书法家们普遍缺乏的素质:对新事物的探究兴趣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有了它,任何一个书法家都有可能成为有成就的名家甚至是大家,有了它,书法家再也毋须自惭形秽,觉得在已有百年近代史的其他音乐、舞蹈、绘画、雕塑、影视、新媒体艺术家面前矮人一等,诚然,我们的迟滞和晚起是历史事实,但我们对书法创新的探究,却与其他艺术处于同一个时间出发点上,只要不固步自封、不懒惰懈怠,不保守僵化,认真扎实地付出我们的探索努力,则当代书法的走向成功,也是完全可以期待的。倘如是,吴震启先生这样的书法家的存在,也才更有时代意义与历史意义。

  2009年获中国十佳博客殊荣,出版《在网一方》,融诗书、网络、出版于一炉,别出机杼,令人耳目一新。

  深厚的诗赋文史背景,敏锐的网络博客触角,再将其落实到书法的继承与创造上,这是我们对吴震启先生能够寄予厚望的理由与依据。

  吴震启先生是近年来在书坛上异军突起的综合性人才。吴震启先生在书法界并不属于资深的老一辈书法名家,但他的书法作派,却是非常地道的老派名流士绅的风范,这使我们书法界的朋友看他,多了一份沉稳与笃实。不是风生水起、风起云涌的那种,也不是眉飞色舞、一言惊客的那种。

  按理说,这样一位以诗为生命命脉的书法家,应该是一位不无迂腐老朽、头脑冬烘、思想保守的落伍者。但以我对吴震启先生的了解,却又全不尽然。不但不尽然,,甚至是大出意外,吴震启先生创造出另一个当代书法家中无法企及的指标,一度令我们许多朋友瞠目结舌。

  祖籍山东这诗书礼乐之乡,山东,饱受传统文化的薰染,即使是在农村,诗书传家仍然是山东这一中华文明核心发源地的普遍理想。这表明吴震启先生的生命遗传密码中,先天地即具有对中国古代文化、文明、文学的亲近感。生于燕赵地处京畿,而承德文化又属皇家文化、民族文化和宗教文化融合之地。一旦有后天条件配合,他的诗赋天赋便极容易被激发出来,从而使吴震启先生首先作为诗人能自立于世。迄今为止6000多首诗,表明古典诗赋作为一种话语系统,已经完完全全地融合到他的衣食住行、言谈举止、思想行为中去,构成了他的生存必不可少的基本生活内容。每有感触、每有经历、每有郁勃不平之气、每有欢欣鼓舞之兴,他下意识地都会以诗言其志。诗已是与吴震启先生浑然一体、不可须臾离去的一个生命要素。

  2010年7月22日稿

上一篇:是陈树东觉得每当他直面大自然时,  这种生命与力量来自于苹果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