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虹军给石头揉脚,石君笑着说

时间:2020-01-30 18:13

  纵有家产万贯 不如薄技在身

  与石头寒暄,才知石头和我是老庚,属狗,大狗见小狗,自然格外亲切,亲切到两条狗像洞庭湖边的泥巴一样黏脚。于是,不到两个月时间,我们就安化、张家界、沅江、长沙三番五次一路同行。我是美其名曰文学采风,其实是游山玩水;而石头则在夫人兼专职司机虹军的陪同下,随车带着绘画工具,走到哪画到哪。有时一画就是两三个小时,实在是累了困了,往靠背椅上一躺,呼噜声立马响起,这时,虹军便轻轻地脱下石头的鞋袜,为他揉脚后跟。原来,石头为了搜集素材,长年累月在户外实地写生,累伤了脚髁节。虹军只好给他揉脚,久而久之,熟能生巧,成了石头的专职按摩师。虹军给石头揉脚,一般是二十分钟左右的重按轻揉,石头的呼噜声由强至弱,直至打住,石头梦醒一睁眼又投入创作。即使坐在行进的车上,石头不是打呼噜就是在画板上打草稿。平常,石头就有半夜三更起床画画的习惯,打扰了夫人虹军的睡梦还嬉皮笑脸地说,梦好美,不画出来太可惜了!石头,总是这样在他的生活和艺术中梦与醒。

  荒诞的年代 没有蹉跎岁月

  石头的石,君子的君。石君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工作,虽然,在职位上,从设计师升到总设计师;在设计上,获得了中国轻工业部百花奖创作设计一等奖;在技术革新上,成为湖南省科技明星但他梦寐以求的始终是成为画家。于是,石君在出色完成本职工作之余,学习中国工笔花鸟画技法。2006年,石君的工作和仕途正旺,但工作与梦想不能两全,他更不想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而去追求自己的个人梦想。于是,他毅然辞职前往北京,先拜李魁正,后从师郭怡宗,在两位大师的指导下,浓缩传统艺术精华,提升现代艺术理念。同时,又拜大自然为师,一年四季在张家界翻山越岭,搜尽奇峰打草稿,38次赴西双版纳热带雨林风餐露宿,博览花鸟入画图,以返璞归真的大山意识,全身心投入工笔花鸟画创作。历经磨练,石君的工笔画终于声名鹊起,从中国大陆穿越海峡到台湾,漂洋过海登陆太平洋彼岸纽约、芝加哥。这位东方的石头君子,在描摹大自然的同时,注重融入自己的思想情感,注重表现绘画精神与时代气息,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征服了国内外美术界。2007年《喜舞千枝》获首届齐白石奖中国画作品展金奖;2008年《雾里看花》获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一等奖;2009年《和谐家园》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银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美术界专家和收藏界行家戏称:石君水滴石穿,石破天惊。

  石君的第一个人生导师就是他外祖父,一个满腹经纶却一生不得志的富家子弟,把梦想和心血都寄予于石君身上。1958年,石君出生于湖南益阳一个小镇,襁褓中跟着父母到了洞庭湖畔一个村子里讨生活。父亲是个小手艺人,做些竹雕换点钱,还会些木工,偶尔给他做个小木枪,小木鸟,那是他仅有的玩具。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也没有维持多久,石君被送到乡下外祖父家。外祖父是大户人家,曾有良田万顷,少爷出生的外祖父国学深厚,尤其在诗词歌赋方面造诣很高。外祖父曾做过国民党军队的机要员,后以教私塾为生,1960年被打成反革命,住在几间茅草屋里,白天下田劳动,晚上回来教石君识文断字。

  石君,石头的石。初识石头,是2014年1月19日下午,朋友明瑞邀我到沅江南洞庭画院观展,一进大厅,就被一巨幅的工笔花鸟画抢了眼球荷塘月色,繁花似锦,白鹭戏水,一条黑水牛探入花丛明瑞说,石头的好作品还在十九楼。哦,这就是闻其名未见其人先见其画的石头?2.30米高的《守望家园》,2.45米高的《山高水长》,甚至3.16米高的《蝶会》,心想,这个石头只怕有蛮高大?画未看完,明瑞突然接手机,没想到石头已到益阳,匆匆赶回,更没想到一见面,石头竟是一位海拔160厘米、其貌不扬的汉子,要不是有一头随意卷曲的短发,一定以为是一个地道的乡巴佬。

  下午三四点钟的通州市区,依然繁华喧闹。刚刚下过一场雪,暖暖的阳光照得地面雪水潺潺,空气中弥漫着沁心的湿气,有种要过年了的味道。路边的咖啡厅里,还算清静,有三五友人聊天的,有一人对着一壶茶发呆的。我要了杯炭烧咖啡在窗边坐下,静候石君的到来。

  石君,君子的君。红卫兵组织让石君看管抄家所获的二十四史、《论语》、三言两拍等繁体字本的四旧书,谦谦君子窃书有道,从小背《康熙字典》打下的基础派上了大用场,红卫兵们看不懂,他却能轻松地偷读,时有几本画册,他便偷偷地临摹。就这样,在学业荒废的时代,他这个黑五类子弟既免了挨打,也趁机读书习书画,可谓石头缝里求生存长知识。恢复高考,他考上了长沙理工大学,学习设计系课程之余,开始自学国画。当时学校每个月发11元钱的补助,他5元钱买国画资料,6元钱用于生活费。虽然,他体重瘦至34公斤,但他为湖南省进京工笔画展创作的《洞庭鱼鹰》从长沙到北京至香港,一石激起千层浪,为画展增添了一笔当代工笔重彩,从此也坚定了他追求中国工笔画创作的梦想。

  记得那一天,要去湖南常德考试了,清晨老师送石君到了汽车站,石君突然发现忘带准考证了,老师一听掉头就往家跑,跑上4楼拿了准考证又一口气跑回来,到了车站差点摔倒在地。车来了,站都站不稳的老师还嘱咐石君,人生没有回头路,只有往前冲,才有出路!此后的几十年,石君都铭记着老师的这些话。1981年,石君没负众望,如意考上了湖南长沙理工大学设计学院,拿到通知书的时候,老师哭了,哭得像个孩子。这段师生缘一直持续到今天。

  然而,石君,仍是石头的石。他为了回报当年从张家界吸取大山之灵气,首次成功在台湾举办大山中的花鸟石君作品展,马年春节未过完,就钻入张家界崇山峻岭,雪中写生。为了克服心脏病导致的恐高症,他采取先闭眼乘缆车登高,再靠着峭壁放眼的方式实地拍照、画速写。当然,石君,仍是君子的君。当有人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时,他都是极认真地听取意见,哪怕是一丝半点挨边的说道,他都虚心接受,点头称谢。

  面前的咖啡没有加糖,很苦,但是很醇厚。就在这苦涩而芬芳的醇香中,我们一起打开了石君那封尘已久的记忆

  石君,石头的石,君子的君。

  石君是个小书迷,在外祖父家看四大名著时没有看全,听说学校图书馆里有,被查封了,就在夜晚和同学把四本书偷了出来,看完后被发现了。面对红卫兵的严厉拷问,他没有说出同伴。后来写了份洋洋洒洒的检讨书,三千多字,一手漂亮的楷书,让教语文的校长大为欣喜,不仅既往不咎,还让他负责出学校的四块大黑板报,能写能画能文的石君,终于找到了一个用武之地。红卫兵也发现,这个瘦小的男生可用,就让他呆在屋子里写大字报,100张红纸,一会儿就写完了。当时他带了两块袖章,一个胳膊一块,左派来了给左派写,右派请去了给右派写,给左派用隶书,右派就用行草。石君写大字报,就是为了不挨打。当时大家都说自己有理,而对于十几岁来的孩子来说,更是分不清孰是孰非。

  石头的梦与醒,源自他做过国民党军队机要员,当过乡村私塾教师的外祖父。石头刚满4岁,外祖父就让他背《康熙字典》、练习书画。外祖父对他要求特别严,石头背书临帖稍有懈怠,就少不了挨一顿戒尺的皮肉之苦。严师出高徒,11岁的石头,就能为左邻右舍写春联、画屋梁窗格雕花图案。上初中时正逢文革,家庭出身不好的石头,虽然入不了红卫兵组织,但他从小奶操的书画技艺,可为红卫兵们出墙报、画题头尾花,在抄写大字报时,为左派写隶书,为右派写行草,两派都不得罪,左右逢源。

  我的大学 梦想在瘦弱的身体里疯长

  从大一开始,石君除了学好设计系课程外,就自学国画,当时有个老师叫李天玉,是中央美院毕业的,也是爱才之人,石君一有时间就跟他学习工笔画。李老师有很多名画复印件和图片,石君常借来临摹。当时条件很差,班里15个人,3个女生除外,12 个男生就住一个宿舍,没地方画画儿。石君和同学就给学校附近杂货店画了一星级广告牌,老板腾出楼上的空房,搭块木板,就成了几个学生的画室。画画儿对石君来说是件很奢侈的事,没钱买材料,就把同学丢弃的画笔,颜料头,旧画布,废纸捡来用,于是他很多话画都在画在背面。到了假期,四处打工,给商铺画广告牌,食品水果图案,还翻山越岭给人去照相,挣些钱来买颜料。

  此后,事业上的顺分顺水,没能让石君安逸下来,从上世纪80年代走出国门后,石君对人生和艺术有了新的思考。人生有限,艺术无涯,做一个纯粹而自由的艺术家,成为他大学毕业五年后的选择,尽管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2006年,他又舍弃一切来到北京,先拜在李魁正先生门下,后做了郭怡粽先生的学生,在两位巨匠的教诲下,受益匪浅,历经风雨后回归课堂,是另外一番感悟和心境。随后石君艺术全面开花,2007年,《喜舞千枝》参加首届齐白石奖中国画作品展,获金奖;2008年,《雾里看花》获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大展一等奖;2009年,《和谐家园》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银奖,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同门师兄妹戏称,石君石君拿奖拿到手发软!石君却没有止步。如果说,北京是他圆梦的第二故乡,那么。遥远的西双版纳,是他有一个魂牵梦绕的地方

  大学时代对很多人来说,是一段浪漫而自由的快乐时光,但石君的大学时代是劳碌而艰苦的岁月。他有着无比骄人的天赋和成绩,但谁能想到,这个骄子常常吃不饱饭,大学毕业的时候,体重只有34公斤。记得大学时一到开饭时间,石君就磨磨蹭蹭,总是最后一个感动食堂,菜早就卖光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吃菜了。当时学校每个月发11元钱的补助,他雷打不动地留下5元钱买书,只剩6元钱生活费,没钱买母亲有时会奇来10元钱。当时家里日子很拮据,父亲生病了,三个弟弟都在上学,真不知母亲是怎么剩下这点钱的。于是,每学期的三好学生奖学金,就成了石君的一笔巨款。

  中学六年里,没有老师,没有课堂,四块大黑板报每周换一次,是石君固定的工作。此外每次写大字报,写完了就躲在屋里看书。当时红卫兵经常把抄回来的书堆在办公室,让他只管看不准拿,这对石君来说,很知足了。期间他阅读了大量的书,美美地把四大名著复习了几遍,《史记》 , 《二十四史》 ,《论语》,《三言二拍》等都看完了。运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本画册。当时很多书都是繁体字,年轻人大都不认识,但对背过康熙字典的石君来说,小菜一碟!

  此时,石君的第二个导师出现了。一个名叫高寿全的臭老九,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的高材生,画油画,被下放到益阳一家印刷厂。石君从百里外的沅江到益阳拜师学艺,没钱交学费,就把父亲做家具的木头让人给老师扛了几根,老师也不当真,主要是爱才惜才。当时老师家住筒子楼,两间小屋,还有三个女儿,一位老母亲,石君就睡在厨房煤堆搭建的一块木板上,跟老师学素面,跟师母学外语。老师极有文采,诗词写得很棒,脾气也很坏,画稿不满意,一生气就仍下4楼,石君就就赶快去捡,他很理解老师这辈人的心情。

  1978年,改革的春风吹遍中华大地,石君高中毕业了。上大学是石君的一个决心,可从考场下来才知道,自己这个高中生有多尴尬,文史哲不在话下,可数理化一窍不通,因为根本就没学过。好在石君一直两条腿走路,那点薄技一直充斥着石君的梦。考艺术院校!主意已定,石君就想着自己的梦想出发了。

www.163888.com ,  有着超常艺术天赋的石君,人生注定是坎坷和艰辛的。石君的人生初始,似乎与艺术没什么关系,但在人生关键时刻,总有贵人出现,引他走上通往艺术殿堂之路,正是这山一程水一程的指引,成就了今天的石君。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大二的收获,湖南省进京工笔展从全省选拔优秀作品,石君创作的工笔画《洞庭鱼鹰》脱颖而出,湖南展出后进京展,后又去香港展出。石君离自己的艺术梦越来越近。大学毕业时,因成绩优异,石君被分配到湖南省湘绣研究所。1986年,石君获得中国轻工业部百花奖创作设计一等奖,此后因技术革新,连年获奖,成为湖南省科技明星。他还拜当代中国工笔花鸟画大家周中耀先生为师,从周老的天赋自然、韵律明快的艺术格调中吸收了现实生活体验与时代审美意识完美结合的经验,此后,石君的国画也声名渐起,台湾、纽约、芝加哥一路展出,这个东方的小个子,以特有的艺术魅力,征服了国内外观众。

  在老师家学了半年,石君打算报考湖南师大艺术系,但老师建议他报考设计专业,如他当年报考清华建筑系就很实用,国家百废待兴,而且任何一个国家经济的繁荣,城市的繁荣都是从建筑开始的,到时候你就不愁没饭吃!老师的话让石君感到踏实,靠自己吃饭,是他的信念,就是以后搞艺术,学了设计也会解决架构问题。

  小学时期,石君都住在外祖父家。母亲曾是千金大小姐,但为了有个好成分,嫁给了三代赤贫的父亲。为了生活,母亲去理发店当了学徒,无暇顾及儿子。外祖父家生活也很清贫,但学富五车的外祖父,让小石君在精神上很富足,系统的国学教育,也为石君奠定了人生第一块基石。

  人生没有回头路 一心只能向前冲

  在外祖父的指导下,石君从4岁开始练习书法,当时家里有很多字帖,让他着迷。外祖父要求很严格,脾气很坏,按章法临帖,拿笔和坐姿都不得马虎,稍有懈怠,二尺长的戒尺就飞舞而下,至今石君的头都凹凸不平。外祖父还让石君背康熙字典,那么厚的字典,小石君背了许多。当然了,也没少挨打。外祖父家被抄后,留下些残缺不全的书,小石君整天就泡在书堆里。八岁时,有一天,外祖父把他叫到跟前认真地说,你得学点本事,家里这么贫困,以后的生活就只能靠自己了,而且纵有家产万贯,不如薄技在身,你就学画画儿把,天赋不错!外祖父还告诫他,学任何东西就如同做人,都得扎扎实实。在外祖父的指点下,石君描摹了很多古建雕饰图案。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就能画出很精美的屋梁窗格雕花,送给那些需要的人。

  唯有书和画,是他的伙伴。十几年后,当很多同龄人悠悠概叹,蹉跎了岁月、伤透了情怀的时候,石君却能淡然一笑,因为,从八岁的时候起,他就知道,人要靠自己,而且无论任何时候,没有知识就是不行的。

  到了初中,石君上了沅江二中,回到镇上母亲身边。为生活而劳碌的母亲,虽少年时养在深闺,但很有眼光和见识,在学习方面同样对儿子寄予厚望。但文革开始了,像石君这样出生不好人,更得低头走路小心做人了。

  个子不高,一身休闲装很有品味,一头短发随意地卷曲着,当石君站在我面前时,感觉似曾相识。或许是因为那一口湘音,或许是因为他率真随和的性情。刚刚创作完一批作品要去台湾参加大展,石君略显疲惫。旁边的朋友说,石君画画儿不分时候,常常半夜两三点钟起来画。石君笑着说,当时梦里好美啊,爬起来画的时候还神醉心迷!我很理解石君的这种痴狂,对于一个靠梦想支撑走到现在,并为实现梦想而付诸一生的人来说,梦想是何等的珍贵!

  外面的世界热火朝天,许多年轻人想打了鸡血一样地疯狂着,而石君如他的名字一样坚毅冷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