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香港中国书画会会长岑文涛的80幅书画作品亮相泰州美术馆,岑文涛专门为此创作了二十多首古体诗词

时间:2020-01-23 08:00

  

岑文涛的艺术充满一种独特的诗意与诗性,这与他整体的综合修养,尤其是对中国古体诗词的理解深度有关, 与他飘逸豪纵的生活态度有关,与他敏感于生命存在的视觉感受方式有关。

  本报记者周书卉

正值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岑文涛以丰厚文学积淀所进发的创作激情 ,以诗词、楹联、书法、 国画多种表现手法去纪念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岑文涛专门为此创作了二十多首古体诗词,其中不乏读之令人荡气回肠的好句:阵阵惊雷摇大地,如磐长夜黯山河。百年鼓角百年梦,一路烽烟一路歌......岑文涛挥洒自如的草书将此诗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他的七律一一读史:康粱嗟叹愿难成,君子文章履薄冰。羊石惊雷撕帝梦,武昌号角唤晨星......正是字字着意,句句为史,真个是掷地有声。这么沉雄的诗句也的确只有草书才能将其准确演绎,而岑文涛的草书,既有王羲之的大度,怀素的狂放,也窥见张旭的疯癫;岑文涛的书法萧然绝俗,大有云龙飞驾的腾远,天马行空的不羁,而更多是源自艺术家自身的修为以及对时空交错的释放。

  12月11日至21日,香港中国书画会会长岑文涛的80幅书画作品亮相泰州美术馆。风格独特,飘逸洒脱的书法作品,以及在秉承传统的基础上,融入西方现代绘画语言的国画,将会给观者带来别样的视觉感受。

站在锐意探索和努力完善自我的艺术道路上,岑文涛的作品不断有新的突破:他笔下的菊花、梅花、松树、竹子、红棉等,既有传统笔墨,又具突破传统的表现手法,处处渗透害法的按、提、顿、挫,再融入一些西方绘画语言,一幅铁骨冰花 就可看到艺术家的功力,笔墨纵横满纸冰清。

  这是岑文涛第四次来泰,从繁华的香港大都市中抽离出来,一脚踏进这座慢生活水城,岑文涛不可遏制地爱上了这里的风土人情。置身于泰州的水光湖色中,他诗情澎湃,舌吐莲花,曾草书挥就《泰州行十首》,在最末一首中,他欣然慨叹:一抹斜阳染晚霞,溱湖边上话桑麻。尊前谁唱相思曲,我把泰州作老家。

www.163888.com,岑文涛在艺术追求上是一个独断独行的执着者,他不被各种流派所影响,看他的画作,时而大渲大染,泼彩泼墨;时而笔简墨精,唯少唯多。

  泰州滋生了他澎湃的诗情

岑文涛虽然身在香港,但他对祖国的忧患意识主宰了他的创作心态,他只咬定一点:我是一个盲目爱国者,他看见祖国的巨大变化,掩抑不住内心的冲动,借诗言志,状物抒怀,将对现实的感受上升为心理意象,从具体的生命演变抽象的生命形态,他所绘画的梅、兰、菊、竹都罩染了浓郁的诗意,更为令人慨叹的是:在诗意里的物像造型,色彩加青调,线条肌理中贯注了作为作品本质内涵的诗性,令作品驾驭了时空同而弥幻着作者浪漫的气质。

  岑文涛第一次来泰州,是1996年,当时,他应春兰集团之邀,为该企业创作了一幅巨幅兰花,首次泰州之行,结下了他跟这座古城的情缘。

可以肯定:这既是一个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诗词楹联书画作品展, 亦是一席丰富的文化艺术盛宴!

  那次来泰,他参观了梅兰芳纪念馆。一面之缘,他对凤凰墩上那个三面环水,绿树成荫的雅致去处念念不忘。

戈墨

  去年4月,时隔17年后,岑文涛故地重游。在梅园,他奋笔挥毫,题匾梅魂二字,并即兴吟诵:梅魂抱雪立中华,兰韵含情入万家。芳草梨园心路远,高歌一阕思无邪。

于香港不善墨斋

  泰州扑面而来的绿意,铺天盖地的金黄,烟波浩渺的水面,催生了岑文涛的灵性和诗情。包括这首《梅魂》,当时他共创作了十首诗。

  在泰短短5天,一晃而过,离别之际,岑文涛的心早已被这里的时空所羁绊。大半生的四处游历,只有在泰州,他找到了家的感觉在他的诗句中,可窥心迹十里田园铺锦绣,地杰人灵好家乡、涛声依旧和谐韵,好曲悠悠意入神、家酒千杯不觉多,新途万里不蹉跎

  此后,回老家办书画展,便摆上了岑文涛议事日程。当年9月,他再次来泰对接相关事项。

  这次来泰办书画展,接受记者采访时,岑文涛称自己感动依旧,感慨依旧。

  李苦禅的教诲影响了一生

  瘦削,长发飘飘,光秃的前额,75岁的岑文涛自有一番仙风道骨。60多年前,这位广东恩平的乡间少年痴迷上了书画和古典诗词。从初中起,他求学、成长于广州,上世纪70年代末定居香港至今。高中毕业后,岑文涛在广州谋生的同时,先后拜在广州美术学院书法教授麦华三,中国近代大写意花鸟画宗师、美术教育家李苦禅的门下,学习书画。

  1976年,岑文涛寻访李苦禅时,被大师挡在门外。恩师说,自己已不再收学生了。但当他看了我的字后,却改变了主意。他告诉我,中国人写草书能达到断若折竹境界的不多,就破例收我为徒了。岑文涛说。

  李苦禅上第一堂课,岑文涛至今记忆犹新。恩师在我面前放了一盆清水,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老老实实回答,一盆清水。恩师说,你继续看,慢慢看。后来,我说,我看到了我自己。恩师说,对了,在清水前,你就是要看到自己。而如果面对一盆脏污的水,你肯定什么都看不到。画品如人品,这盆水,就相当于你的人品。从艺,得先学会做一个真正的人,你的作品才会有生命。

  评论界认为,岑文涛的绘画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深厚的文学根基,再注入中西文化交汇的语言,同时又不断吸纳新的元素,融入现代的绘画语言。因此,他的作品既凝聚了历史传统,又焕发出时代激情。法国收藏家米歇尔评论说:他没有迁就人们的喜好去作画。

  恩师的教诲,影响了我的艺术之路。岑文涛说。

  通过作品去拥抱世界

  集书画家、诗人、楹联家于一身的岑文涛生性随缘放达。他的书斋名为三齐堂,三齐即为烟酒茶。他最陶醉于酒后微醺的通灵状态:以书入画,以画入书,云烟满纸,纵横捭阖。

  岑文涛素喜交友,他的朋友覆盖了各个年龄阶层。香港著名作家、词曲家黄霑是他的故友。他记得,当年,黄霑经典著作集成《不文集》出版,岑文涛为其赋联一幅:文曰不文,文无粉味;墨为旧墨,墨有魂香。黄霑对岑文涛深厚的古典诗词造诣青眼相看,曾一度鼓动他改行写歌词。

  上世纪70年代,岑文涛与著名画家黄永玉交往甚笃。永玉先生赠泼墨山水,题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山白、天黑、星朗。笔飞疾、墨淋漓、情漫漫、意幽幽。岑文涛赋《壮图吟呈黄永玉张梅溪闲伉俪》:一纸任飞驰,空蒙雨亦奇。数星天外望,群鹭山前飞。永年惟璞玉,梅影动清溪。放眼流云去,壮图总是诗。直抒胸臆之际,妙嵌永玉梅溪夫妇之名入诗,恰到好处。

  泰州人宫放之十多岁时移民香港之初,就结识了50多岁的岑文涛,两人成为忘年交。如今,两人依然交情笃厚。2008年,宫放之的父亲八十大寿时,岑文涛亲撰并书赠楹联:玉石永年怀古柏,林泉八极润新松。

  在朋友圈中,他爱唱爱跳,一直是个能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开心果。宫放之说,在香港打拼40年,生活的艰辛和烦恼早被岑文涛屏蔽,多大的苦难,在他面前,都是天高云淡。

  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岑文涛豁达的人生态度也体现在他的书画作品中。友人陈修明论及其画作:笔墨淋漓,色彩斑斓,是花却非花,有相而无相,一派游戏又一本正经,既非师古人亦非师造化,然则所画者何?曰:观照心源而已。


  真人真艺术

  我看岑文涛的诗书画

  忘年交文涛老大哥来泰州举办书画展,对我来讲,这是大好事儿。我真诚祝贺他!

  我和他交游多次,非常了解他、钦佩他,我们很谈得来。他是一个真人,是一个痛快人,是一个大口喝酒、把酒言欢,待人豪爽、厚道而又真诚的人。我一直觉得,一个成功的艺术家,首先是一个真人。做人要真,为艺更要真。

  作为一个创作型的艺术家,文涛老哥的综合素养深厚而又全面,举凡诗词、楹联、书法、绘画,无不广为涉猎,无不各具面貌。总的来说满溢阳光、生命力,满满的都是正能量。文涛老哥为艺的原则就是我师天地,这四个字被刻成了一方他常用的印章,也一定程度上表露了他的艺术所见。他的书画作品,总的来说是个体生命的真实呐喊,是宇宙秩序原则内化于胸中融入真我后,再现于毫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再造自然,吐露心胸,书写怀抱。他强调写诗、书法、绘画的情、意、境三合一,缺一,则不成诗,不成书法,不算绘画。诗书画齐头并进,以诗入书,以书为画,诗为心画,相映生辉成趣,最后归结到一个真字。他多年来一直追求大朴不雕离形去相的艺术真境,诗歌豪放天真,书法纵横捭阖,绘画磅礴天成。古人讲,要依于仁,游于艺,他做得真好!

  正源于此,多年来,他的书画、楹联作品在世界各地展出均获得广泛好评,这次在泰州精彩亮相,一定会载誉苏中。我祝老哥的展览圆满成功!

  泰州美术馆党支部书记

  泰州书画院副院长 戴琪

上一篇:77歲的李苦禪本已經不再收新學生,  從事社會科學的學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