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但思考艺术的课题却是艺术家自己的问题,  今天的时代是每一个艺术家都要有自己的一个坐标

时间:2019-12-27 13:19

  今天的时代是每一个艺术家都要有自己的一个坐标,因为每个艺术家都是一个生命体,都有一个追寻独立艺术的欲望和历程。但现实的悖论是很多人没有找到自己的坐标,甚至对是否需要坐标都不甚了了。

2014年9月13日下午2时30分,由著名批评家王春辰策划的生命的神话韩紹光个展于今日美术管开幕,展览呈现了艺术家50余幅油画和纸上作品,力图探讨艺术在走向当代人性中所涉及的宗教、哲学、艺术本质、日常文化等问题。同时艺术家也希望邀请大家一起去观察、思考由人与自然组成的这幕以绘画的名义构筑的对话。据悉,展览将展至9月24。今天的时代是每一个艺术家都要有自己的一个坐标,因为每个艺术家都是一个生命体,都有一个追寻独立艺术的欲望和历程。但现实的悖论是很多人没有找到自己的坐标,甚至对是否需要坐标都不甚了了。此次展览是一个关于绘画语言探索,展示人性精神变革,以及个人观念变化的展览。艺术家有自己鲜明的坐标,独具个性。策展人王春辰:韩绍光用艺术去警示生命的可能和意志生命的神话作为此次展览的主题,提出了一个很高的命题,生命是很实实在在可以感受,而神话却是一种很飘渺的东西,只是听说但从来没有见过,如何让生命成为神话?韩绍光的作品又与生命和神话有怎样的关系?对于这些问题,策展人王春辰谈到:韩绍光最主要的是思考活着的人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他突出了这些形骸单薄的人的形象,为什么将他们放逐在起伏的山峦里。这里面有着画家强烈的动机和目的,他对人生有着深切的体悟,在艺术形式上,他必须放弃那种没有生命力的细腻写实,而用简化的笔触和形骸来提示生命的存在,去警示生命的可能和意志。在他看来:中国不缺乏从事艺术的人,却缺乏大胆革新与思考的艺术家。中国的文化与社会语境是足以产生艺术能量的地方,这些年来,国内外都有非常多的讨论和期待。中国与世界的交流和关系不再是封闭的、自我为中心的,但思考艺术的课题却是艺术家自己的问题,他必然思考自己或在中国的体会,也可以是普适的价值诉求。艺术的共性课题是:它成为思考的方式,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应用到社会的关切中。韩绍光之所以悬隔自己在高楼里寂然地作画、写文,就是在追求诸多问题,艺术家之伟大不在于名头有多大,而是艺术的心胸有多广。韩绍光沉浸在自己的生命世界里,就是要创造自己的生命神话,也是为了不可遏制的生命毅力。文学批评家吴亮:这些作品不过是山水 ,不过是风景飘零?在文化批评家吴亮的观念中,不同的人对于作品有不同的看法,他主张大家从自己的知识和理解出发去看作品,就他自己来说,韩绍光作品的图像深层意义不可能通过形式分析得到充分的揭示,尽管他的作品已经获得了自己的形式风格平面空间与三维空间并置,几何分割,原始图腾、宗教画像和古代壁画残片的拼贴,以及表现性和装饰性的混合运用,但仅仅就是这样简单的运用吗?他在看艺术家的作品时,首先想到的是施洗这个词:看画面中的人物,我会想起施洗这个词;待走近细看,这些群浴的人既没有施洗约翰举起右臂做出的基督徒发誓手势,也没有恒河之洗印度教信众的谵妄与狂喜。韩绍光的画面上,木知木觉的群浴者或为头顶的祥云包围,或为身边的图腾鸟旁观,他们好像并不是为了信仰为了神灵为了洗涤罪孽与污秽而来,只是为了洗浴本身而来,甚至有可能为了某种集体梦境或度假般的逍遥而来;那些祛除了身份国别的洗浴者拥挤一处,看不到彼此交流,他们各自为政,正如韩绍光当时为他作品所命的名,不需要任何奥义解释,这些作品不过是山水,不过是风景飘零。艺术家韩绍光:一个画家活得诚恳的话,他的心一定走在远方就艺术家自己而言,他认为艺术家应该是普通的人,不管他多么出类拔萃。艺术,是悟的真诚表达,宁静的状态,简单的生活,驰骋在精神世界,人的内心是应该净化的。只要我们心地纯洁,也能发现别人的纯洁。在韩绍光看来,艺术家要真诚面对自己的内心表达、精神和个人价值。艺术创作不能依赖任何人。它没有向导,没有权威,只有靠你对世界的认识。艺术乃心之指向的不竭源泉。他的作品中有很多的物象,山、水、云、人物和动物等等反复的出现,在他看来:一路走来,是自然给了我创作的灵感。在我看来,人类创造的事物永远不能跟大自然媲美。与自然和谐,才是人最初和最终的状态。因此,我不停地勘探、寻找,发现自然、历史、文化留下的印迹。珍惜周边,珍惜当下。刻意地去找,不如真心地在做。他曾经说过:一个画家活得诚恳的话,他的心一定走在远方。他的作品告诉我们,他的心已经走的非常远了。关于艺术家韩绍光1959年出生于辽宁营口,88年毕业于东北师大美术系,20012002年于中央美院进修,现为上海期货交易所艺术总监。早期作品受印象主义影响,而近年来作品有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综合。在当下变革的背景中作品更多的是对人性的思考,并将宗教哲学引入艺术创作的思考中,由于对绘画语言的独特探索,韩绍光的创作正在走上一条自由和解放的道路。

  韩绍光的工作室坐落在上海浦东陆家嘴,里面积攒了几年的作品悬挂着或依靠在墙角,在尽头是作画空间。他在这里沉浸于艺术创作。谁也想不到在这样的金融中心地带还有这么一处艺术的殿堂,让人在热闹中安放了一片静穆沉思的天地。

编辑:陈耀杰

  这是韩绍光在繁华的大都市的存在方式,日新月异的都市现代化每天都刺激着他,这样的处境是中国艺术家在社会的现代转型过程中必然要经历的,与之相安相处是一种心态,与之对话对辩是一种姿态,与之对抗则是一种立场,而怀疑之则几近于形而上的思考和超脱。当代人的智慧不在于迎合或与妥协于时代,而是能够反思其弊端、表明其思考,特别是作为思想家、哲学家更是对时代、对变迁、对人事、对政治都要有自己清醒的认识和阐释。

  对于艺术家也是如此,他们也是悉心关怀世界事务、对命运与生命有着无尽的思索和置辩。现代主义以来的艺术无不以各自不同、甚或相同的姿态回应着这个世界的是是非非,演绎着一个新的视觉命运交响曲。韩绍光对自己身为艺术家有着冷静的思考,他已经从事艺术三十余年,从东北求学到南方工作,再到央美学习,再转上海定居。这样的历程又是今天中国候鸟般社会大迁徙的特征,不断上演了流动的国土与流动的形象的历史奇剧,各种身份的故事都在上演着,都在重新界定各自的属性,每一类的迁徙都画出了一条条特殊的生命轨迹。韩绍光作为画家,就是在这样的社会结构跌宕中成熟与磨砺自己的艺术的,因此才有了他对于绘画的新感悟和新控制。

  韩绍光演绎着澎湃汹涌的思考,他随时随地记下自己的思绪或瞬间灵感,不断勾勒出一个又一个绘画的构图。画布变成了他一道构筑心灵世界的堤坝,把心安放。日常的惰性和惯性已经让人失去了动思的能力和兴致,而麻木地停留在观望、失望、玩世不恭上。生活本来就是一场行动,对于一个画家,这个行动不是停滞,不是满足,也不是为了练习自己的手头功夫,而是在今天的语境下如何去化解生存的危机。韩绍光既用文字记录对事物的观察和见解,也用笔锋刻画他的思考。他刻画的这些象征性的众生相,形骸简朴,在简化的山峦中起伏跌宕,他们是韩绍光感悟人生际遇的一种反应,它们象征了众神的高度和生命运动的神话,也是用形象确认世界意义,以持久的艺术行动来昭示生命的意义。

  其实,我们谈论中国今天的绘画或艺术,是有着很大的难度的,难度在于它越来越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或者说,它遭遇了多重的障碍,其中艺术本身的障碍最大:是否我们能够重新确定一条美学原则,既是艺术自律的原则,也是艺术在中国的脉络的延续。在评价中国的当代艺术时,来自各种阵营的声音是完全不同的,难以实现共同的沟通和话语理论,左中右都可以看到。这种中国社会语境中的话语驳杂紊乱,相互抵消,最强音希望艺术是一个标准,最弱音吁求艺术是多变而自由的,中间音则认为艺术就是艺术、没有别的。无论什么声音都是想给艺术一个理由,或者给它一条缰索,或者给它一条道路。韩绍光对此有深刻认识,这也是他多年来寻求绘画的解放的原因。他对绘画的解放的理解,不是形式的试验,而是一种理解绘画意义的行动。他最主要的是思考活着的人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他突出了这些形骸单薄的人的形象,为什么将他们放逐在起伏的山峦里。这里面有着画家强烈的动机和目的,他对人生有着深切的体悟,在艺术形式上,他必须放弃那种没有生命力的细腻写实,而用简化的笔触和形骸来提示生命的存在,去警示生命的可能和意志。

  在现代到后现代乃至当代的语境里,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绘画的意义和方法,我们不得不进行这样的提问。第一,中国不再自外于世界,它的艺术与绘画必然会有横向的联系和比较;第二,在中国发生的,一定会有其在中国的特殊性,要么是艺术语言的困惑问题,到底怎样算是中国艺术气质的语言;要么是思考着中国的现场问题得以艺术的表现。这两者的结合是成就中国艺术的独特性的地方,也是成就艺术家的地方。中国不缺乏从事艺术的人,却缺乏大胆革新与思考的艺术家。中国的文化与社会语境是足以产生艺术能量的地方,这些年来,国内外都有非常多的讨论和期待。中国与世界的交流和关系不再是封闭的、自我为中心的,但思考艺术的课题却是艺术家自己的问题,他必然思考自己或在中国的体会,也可以是普适的价值诉求。艺术的共性课题是:它成为思考的方式,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应用到社会的关切中。韩绍光之所以悬隔自己在高楼里寂然地作画、写文,就是在追求诸多问题,艺术家之伟大不在于名头有多大,而是艺术的心胸有多广。韩绍光沉浸在自己的生命世界里,就是要创造自己的生命神话,也是为了不可遏制的生命毅力。

  艺术家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塑造中国的价值,这是由艺术汇聚成的一种历史与文化价值。我们需要很多这样的创作生命神话的艺术家,韩绍光走在这个群体的高处,也走出了自己的光彩这就是人与自然相处时何以为我的设问。

  韩绍光的笔,随着他的心性游走,时而自然而为,时而戈然而止。他融化在自己的创作里,让艺术生命的神话演绎着。

上一篇:对于焦全才来说,阴冷庄重之青铜器与姿媚随性之花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