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本次画展由四组油画组画洗心、游心、在宥、代序,以及对世界本质的领会

时间:2019-12-27 12:59

  7月7日,在北京今日美术馆1号馆4层,来自深圳的年轻艺术家韩梦云个人画展《无定╱InBetweenIslands》在此展出。本次画展由四组油画组画洗心、游心、在宥、代序,一组瓷板画断竹与一组水墨画即体组成。

www.163888.com 1

  画家本人格外看重在美国留学期间完成的洗心、游心这两组画。游心的思路源于老庄之学: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韩梦云说,道是本体(Being),是万物之根,决定万物的生死成毁,但道本身既无限定性,也无规定性,它包涵一切的存在者。这些抽象的、模糊不清的描述对我的创作至关重要,因为我必须时刻避免具象的形态,并诉诸直觉以寻找最接近不同状态的道的画面。

青年艺术家韩梦云

  一个24岁年轻艺术家口中缓缓说出时,更加让我确信:无论是文字、画笔还是音符,都只是人类感知、认识世界的管道,真正的艺术家在这条路上通向永恒。

2013年7月7日下午3点,韩梦云个人画展《無定/In Between Islands》在今日美术馆1号馆4层开幕。本次展览作品包括四组油画组画洗心、游心、在宥、代序,一组瓷板画断竹,以及一组水墨画即体。

香港文汇报记者熊君慧

99艺术网记者了解到,画展的中文名出自前苏格拉底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意谓世间万物的本原,因其化生一切,包括相反的事物,故其自身必无任何限定与规定,是为无定。这不仅是对韩梦云的抽象画风格的描述,更是对其创作动机的阐释。因为这些画作并不是对自然万物的描绘,也非画家寄情于山水之中,而是对超越于其上的、本身即为抽象的道或理念的表现。

  7月的北京,炙热。难怪《无定》开幕当日,今日美术馆馆长谢素贞致辞时也要感谢冒著酷暑前来的宾客。年轻的策展人傅翀担任开幕主持,他一一邀请嘉宾上台致辞。舞台的背景是在宥组画中的三幅。显然,组画的名字出自《庄子》的《在宥》篇。画家对老庄的喜爱一览无遗。

青年艺术家韩梦云与开幕式嘉宾合影

  不见画家,就先赏画吧。展出四组油画组画、一组瓷板画和一组水墨画。这是一个十分成熟的画家,猛然一看,似乎范宽的山水隐藏其中,充满性灵与思辨,是一种纯然之美的东西。认真读画,游心是沉郁与厚重的,笔墨放达,用色丰盈,又见细微处的轻逸,布局上不落常规,新意迭出,却不著痕迹,自成一格;洗心是画家对白的不同用法的尝试,借助某种工具和颜料,特别是用笔功力深厚,在其中即兴的笔刷产生出有节奏和韵律感的线条;水墨画即体浓淡枯湿、仿若天成,仿佛看到中国书法行云流水的感性,转折起伏间似乎要诉说一种复杂的情绪观赏至此,致辞嘉宾谢素贞的话恰好在耳边响起:梦云这么年轻,画却这么老辣

韩梦云的绘画是对普遍化的情感本身,以及对世界本质的领会。画展中所有作品共同建立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各自抽象却又彼此共振的世界,向人们揭示的是人类的存在与存在于其中的世界,就其本质而言,绝非对象性与概念式的,正如画展的英文名In Between Islands所暗示的那样。

  凭借脑海中仅有的信息,我在人群中匆匆寻找韩梦云:1989年出生,生于武汉,长于深圳,近5年留学美国学习绘画这些信息不足以让我找到这个未曾谋面的年轻艺术家。最后一个登场的是韩梦云。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人群中闪出:一头爽气的短发,黑色的刺绣缎面旗袍带来一股婉约的气息,以及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持重。不过,湖绿色高跟鞋泄露了主人对色彩的敏感和用色的大胆。

据悉,韩梦云个人画展将持续至7月21日。

  韩梦云的发言其实是一份长长的感谢名单,简洁真挚。翌日,她接受我专访时谈起另一件感恩的事情:画展上,没有一个人问我画的是什么,有什么意义之类的问题。

编辑:李杨雷

  画了什麼?有什麼意义?这是当代艺术家集体面对的拷问。79年前,先哲海德格尔说过:「要是我们自作聪明地加以测定,把色彩分解為数据,那色彩早就杳无踪跡了。只有当它尚未被揭示,未被解释之际,它才显示自身。」这句话足以令韩梦云视其為知音:色彩只有在抽象绘画中才是完全不可被揭示,也没任何解释的。「艺术在於很多难以言说的部分。」韩梦云说,只有观者不相信自己感官的经验才会去问為什麼。

  韩梦云天生对色彩敏感,更对绘画「不可言说的部分」充满好奇。幼儿园时期开始学画,韩梦云就做到了「明察秋毫」,能够洞察被描绘物体之间的空间,顏色等关係。小学三年级,她到深圳艺术学校学习绘画,很快开始临摹列宾的作品,领悟能力超越同龄人。18岁,韩梦云赴美学习,本科毕业於纽约BardCollege。这是一个自由、激进、前卫的学校,在艺术界颇有名气。回头看大学生活,韩梦云承认,生活及文化上的差异令她苦恼了整整两年。不过,她很快用绘画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山水画审美结合与抽象画形式

  技术已经成熟,日趋复杂的情绪已经无法通过任何具体的事物来表达,留美期间韩梦云开始尝试抽象画创作。白纸、绢、瓷板,只要引发创作冲动都可以成為她的画纸;水粉、水彩、水墨,不分东方与西方,融合协调即是合理。物化的形式是她追求抽象的本质或理念的载体,在不同材质上作画,用不同手法作画,展现不同的风格,十多年时光淬炼出的嫻熟技艺已经成為看不见摸不著火却压抑不住的创作冲动,韩梦云彷彿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就其本质而言,这个世界绝非概念式的,而是与她喜爱的哲学思想有著共通共融之处与世界对话,发现自我、寻找自我。

  也是在这段时间里,韩梦云尝试将中国古代山水画的审美和情感与西方抽象绘画的表现形式相结合。传统的山水画描述道所生的万物,韩梦云说,她寻找的是无限无形的道本身,而唯有抽象,这个不可定义不可思辨的表达,让它可以什么都不是,正是因为无,才能拥有一切可能。

  如果说传统绘画是再现的艺术,那么,韩梦云则在绘画中完成对世界的思考。

  留美期间创作的游心这一组画,探索的正是实体的白、关系中的白以及未完成的白,利用西方油画的形式和材质来表现文人画和书法中的黑白体系,以及抑扬顿挫的线条之美。虽然这组作品是基于文人画的传统,但我无意于任何文人画中的传统意象,无论山水抑或花鸟鱼虫,我也无意于传统的技法与形式,我著意于将我天赋所得的中国审美与抽象相结合,以描绘形而上者谓之道的世界。

  这已经是哲学家的思维方式。眼前,韩梦云身穿另一身湖蓝色旗袍侃侃而谈,言语冷静、思路有条不紊。我听到了廿四年光阴在这个女艺术家身上发酵的声音。不禁感慨,时间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让奇迹在一个人身上总是以某种形态呈现,爆发出一种惊人的力量。绘画与哲学,就像音乐与建筑一样,敏感的艺术家总可以找到共通的灵感,韩梦云如何年纪轻轻就打通了艺术经脉?24年的时光在她身上聚集了怎样一种能量,让年轻艺术家将深邃的哲学思辨以及对世界的拷问蓄力于画笔,挥洒于纸上?

  我寻找的却是无限无形的道本身。

  作为画家还是哲学家与世界对话?显然,这两种方式似乎无法满足她,她著眼于更宏大范畴的艺术思维。人是被抛进这个世界的,人总被时间困住。艺术是超越时间最好的载体。展览上的组画瞬间倒退到虚无,涌动的人潮散去,眼前展示的精神世界似乎更加丰盛。就像韩梦云所说:这些抽象的、模糊不清的描述对她的绘画创作至关重要。

  传统山水画描绘道所生的万物,我寻找的却是无限无形的道本身。少年时期跟著父亲学习老庄哲学、道家思想,韩梦云明白,唯有抽象这个不可定义、无从思辨的表达可以让无保持无,也惟其如此,无才能拥有一切可能。

  谈话至此,我忍不住抛出一个终极问题:作为艺术家,你追求什么?韩梦云略作思考后说道,我希望成为历史,这将是最大的成功。

www.163888.com,对话韩梦云

  记者:举办这场个人画展的初衷是什么?为什么取名为《无定╱InBetweenIslands》?

  韩梦云:在进入了MFA的学习之后,我开始对美国式的艺术硕士教育感到失望,而我对浪费时间这件事完全不能接受,因此选择休学。同时中国传统思想开始让我对艺术产生了更深刻的思考,所以我决定回到中国。举办个展一方面是想在中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另一方面自己的作品也完全积累到了这个程度。画展名出自古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意谓世间万物的本原,因其化生一切,包括相反的事物,故其自身必无任何限定与规定,是为无定。画展中所有作品共同建立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各自抽象却又彼此共振的世界,向我们揭示的是我们的存在,与我们存在于其中的世界,而就其本质而言,都绝非是对象性与概念式的。一如画展的英文名INBETWEENISLANDS所暗示的那样。

  记者:在美国创作的洗心游心这两组画,关照的是时间这个抽象命题?

  韩:是的,当我创作洗心系列中的四幅组画时,我脑中想的是T.S.Eliot的《四首四重奏》。其中出自《东科克》的这个句子:在我的开始中是我的结束╱在我的结束中是我的开始,给了我使用循环结构的灵感。这样在看这组作品时,终点与起点就交织在了一起。在排列这些画作时,我考虑的是让观者能够在沿著画走动时,感觉到时间的存在,就像在看一副中国长卷时的体验一样。我试著创造出一个抽象的叙事,它包括四幅视觉上差异很大的作品,同时又组成一组垂直的四屏,在时间与空间上都既是单幅的,但又是连续的。当观者边看边走时,这组作品可以被循序渐进地阅读,也可以同时视为一个整体。这种观看的循环揭示了时间的人工性,但也唤醒了对永恒的意识。

  记:当代艺术总是强调艺术家的个性。绘画创作方面,你有什么个人偏好?

  韩:绘画大于我自己的喜好。创作一幅作品时,我更关注的是这幅画本身,画的自立性。昨天有一个朋友转了我一个瓷板画,网上有人评价说像农村厕所的墙。庄子说,道在屎溺。我不想故意画的很丑,但要说个人喜好,我更喜欢粗糙、老的、丑的等所有残缺美的事物,反而不喜欢光鲜亮丽的东西。审美的东西是残缺的,不一定好看就是美。美是模糊的,可被怀疑的。极致也是我追求的一种美,日本人的版画就很美。我作画的时候也要求自己要做到极致。

  记:老庄哲学对你绘画的影响很深远。

  韩: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庄子也说过,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知形形之不乎!道不当名。由此可知,道是本体(Being),(是)万物之根,决定万物的生死成毁,但道本身既无限定性,也无规定性,它包涵一切的存在者。老庄分别用冲、寂、廖、夷、希、微、冥冥等词形容道之涵纳百川且无形无声。这些抽象的、模糊不清的描述对我的创作至关重要,因为我必须时刻避免具象的形态,并诉诸直觉以寻找最接近不同状态的道的画面。传统山水画描绘道所生的万物,我寻找的却是无限无形的道本身。而唯有抽象这个不可定义、无从思辨的表达可以让无保持无,也惟其如此,无才能拥有一切可能。

  记:时间、生死是你经常思考的哲学话题吗?。

  韩:时间是人为的概念,人又被时间困住。莎士比亚的创作其中一个主题就是时间。因为有了时间,才有了人生的无常。怎么样去面对死亡,面对还要再来的春天?这些莎翁想过,我也会想。这是因为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而共通的东西一定是有高度的。艺术应该是超越时间的。我总是感觉,自己是被抛进这个世界的。孤独的时候,我会和死去的人交流。因为,活著的人要吃饭。

  记:你的抽象画想试图表达中国人的哲学思维,但这些却是你在美国才开始画的。能谈谈你在美国读书时的状态吗?海外求学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韩:在美国读书时,我的技术已经日趋成熟,却发现很多复杂的情绪已经无法通过人脸或者具体的事物来表达。我的很多思考大多跟现实没有任何关系。于是,我开始画抽象画,做各种尝试,慢慢摸索到了特别喜欢方式。本科阶段,这种尝试还处于探索阶段,构图也不是非常程序化,但培养了我独立创作的习惯。我很勤奋,天天在画室画画,但我也跟美国人学生、老师交流,串门,聊天。交流特别重要,我很想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但是我不扎堆,不会局限自己的交往圈子。我相信,世界很复杂多元,集体主义很恐怖,说一样的话,相信一样的观点,变成一个人了。海外求学,获益最多的即是批判性,让我习惯于质疑一切事物,甚至包括这些教育本身。在看待艺术上,也不外乎是这种态度,无论是东方的艺术还是西方的,过去的还是现在的。

  记:怎么看待国内年轻画家对成名、成功的态度?

  韩:有不少年轻的艺术家,为了获得被社会认可的成功,所以一直保持一个样子、一种风格,因为这种风格是早被社会认定的,继续保持一种风格也是为了继续获得社会的认可,为了获得成功。我对成名成功不著急,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想尝试很多种形式接近艺术。当然我也听取意见,但也会保持完全的自信,会有自己明确的态度。

  记:你今后的艺术创作并不局限于绘画?

  韩:我对很多东西感兴趣,譬如哲学,汉学,在美国也玩过音乐。影视、戏剧等艺术形式我都想有选择地去尝试。

  记:艺术创作上有什么特别摒弃的东西吗?

  韩:我不喜欢美国的霸权主义,也讨厌全球化。我始终认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果全球化,湖北人和广东人一样,那该多么可怕!方言就是一个人的宝贵财富,既凝聚了个人历史,又隔阂了外界,非常美好。如果到世界每一个角落只能选择麦当劳,该多么恶心?

  记:画展是对你绘画的一个小结,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韩:我在学习德语,一年后想去德国学习汉学,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也想学习多媒体技术,用更多形式将中西方艺术融合在一起。

  记:设想一下二十年后的自己。

  韩:我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可以做电影、做话剧;也想开一个学术型的跟艺术相关的研究所,设立基金,资助艺术家的研究,或者做我感兴趣的研究;办艺术类学校,我很喜欢做老师带学生。

  记:作为艺术家,你最大的追求是什么?

  韩:我希望成为历史,这将是最大的成功。

上一篇:  参观展览,喻建十、余晓庆师生的作品也为当今烦躁纷扰的社会带来一股清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