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水墨戏曲人物画(戏画),关良就属于这样一个不属于主流画派的重要画家

时间:2020-01-05 11:19

图片 1

关良是中国近现代画坛风格独特的艺术大家与艺术教育家,他是最早将西方现代派的绘画理念引入传统水墨画的画家,其水墨戏剧人物画独树一帜,用笔简拙,质朴平易,极富笔趣,影响也最大。

段昭南在做戏曲表演

关良《孙猴图》

今年适逢关良诞辰115周年,北京、上海两地前不久先后举办关良画作展览,尤以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展览引起巨大反响。日前,关良唯一的儿子,已经83岁高龄的关汉兴在上海家中接受记者专访,回忆其父的生平及艺术创作。

  我和段昭南先生认识交流很多年,多在画展开幕式和艺术活动场合。那时与他的交谈已感到他是个深具文学修养,有个性的画家。段昭南先生是云南剑川人士,1955年出生于中国成都。他是著名的中国戏曲人物画家,教育家、剧作家。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美国加州南湾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美国卡迈尔美国画廊画家。

中国画领域,京津地区凭借接近政治文化中心的地域优势,主流创作自然更加符合新时期的创作规律,新的京津画派,既是旧的京津画派的继承和延续,又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完全属于新概念的画派还有长安画派、新金陵画派,他们分别侧重以新的和传统的创作方法,都很好地达到了为政治服务的目的。海上画派和岭南画派则继承晚清民国的创作传统多于出新。以地域或风格形成流派以后就有了集群效应,史无前例的国家机器宣传作用,使得从属于一定流派的每个画家成就和知名度都被放大,反之处于流派之外的非主流画家就会被忽略,宣传减少甚至会被遗忘。关良就属于这样一个不属于主流画派的重要画家。

关汉兴话不多,总是微笑着,面容清癯、身形高瘦,与晚年的关良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回忆起父亲,他不无遗憾地说,他在年轻时并未遵照父亲的期望从艺,而是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走上了与其父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然而,艺术的基因显然是顽强的前几年从美国回沪定居后,八旬之龄的关汉兴也画起了油画。在上海的家中,悬挂的几幅油画静物都是他的近作,其中有着鲜明的印象派以及凡高等大家的影子。

  我们一起参加华裔名家艺术联展时,看到他的几张中国水墨戏曲人物画而为之一震。于是便专访他的画室叙画,又看到他从1986年到2011年很多戏曲人物画作品,有水墨画、油画和速写,他是那么善于戏画。他时而畅谈文学与典故,时而来首唱腔与台词,时而论画的笔墨与色彩,便感到他的人生如画,是个画痴。1986年是段昭南先生艺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时期,那时中国正在实施国富修志的八五工程,他有机会从事十大文化集成的戏曲剧作工作,至此他便坚持着画家就是作画创作,从不涉及他行的专业精神而淡泊名利。

2006年在艺术品市场回落时,关良的人物画第一次在拍卖市场逆势有所表现,去年以来又一次重复上次逆势上扬。有人认为是轮番炒作,还有人说是因为刘益谦在上海宝龙拍卖会上,以115万元买了一幅关良的画。大鳄买什么画自然会引起重视,为什么买关良?他却回答:正在慢慢学习中。更增加了几分玄妙。回望一下新中国初期关良参加的重要美术活动:1956年文化部在北京举办关良个人画展,数天之中观者如潮;1957年与李可染一起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友好访问,在东柏林举办个人画展,莱比锡伊姆茵采尔出版公司为他们分别出版了画册。我还在孔夫子网上买过1957年捷克斯洛伐克出版的关良和齐白石两本小画册。可见关良的绘画在美术界原有的地位之高,为什么他后来不为人知了呢?因为他的戏剧人物画不属于海上画派以花鸟为主反映世俗生活的主流。这也是关良的人物画显著的艺术风格,民国、文革前、文革后,政治、文艺创作倾向发生过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他的画却是一如既往地表现那种夸张的、唯美的、世外的、个人情趣的舞台戏剧人物。

关汉兴说,父亲原本是教授西画,受野兽派影响较深,后来转而创作戏曲人物画,并一路坚持下来,算是最早画戏曲人物画的艺术家,也影响了不少后来者。他的画在当时一直是受争议的,能理解的人不多。李苦禅曾形容他的画是得意忘形,上世纪80年代,香港画家方召麟曾言,关良的画要三十年后才会受到认可她说这话的时候是上世纪80年代,而今正好三十年。现在,世人对我父亲的画那么重视,我也很高兴,这是认可了我父亲的艺术成就。关汉兴说。

  我真的颇为震撼,感觉遇到了知己,因为很久没看到好的能够带给心灵震撼的画了,而且是水墨戏曲人物画,又是在美国。中国这20年经济高速发展,艺术品市场也火红,看到许多画家利欲当前,都不真正搞艺术了,乱象横生,特别是在海外的很多画家回流了,不是为搞艺术,是想搞利欲。我没想到今天在美国见到了一个为艺术献身,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戏曲人物画创作,而且画这么好,大师级水准的画家。我一边看一边听他介绍,百种戏画,上千场景,风情万种,新戏老戏,皆在笔下。再使我惊讶的是他的油画作品,说真的我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写意戏曲人物油画,在他的作品里都表现出中国画的六法六要的元素,也看到西画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影子。

关良(19001986),字良公,生于广东番禺。不知他何故于1912年在南京就读当时属于美国教会的金陵中学?有记载说,关良正是小时候在南京,爱到两广会馆看京剧,注定了他一生玩京剧、画京剧。他不是一般的票友而是拜师学戏,买回髯口、马鞭、靴子,吊嗓子、摆功架,一切都照着真的样式画京剧。1917年关良赴日本学习油画,1923年回国,任上海美专教授,参加过北伐战争,任政治部艺术股长,30~40年代辗转于广州、上海、重庆等地的艺术院校任教,并于名山大川旅行写生,中国画、油画并举。1949年后曾任浙江美术学院教授、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关良,字良公。1900年生于广东番禺,1917年赴日本学习油画,1923年回国,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授,参加过北伐战争,任政治部艺术股长,1930-1940年代辗转于广州、上海、重庆等地的艺术院校任教,并于名山大川旅行写生,长于中国画、油画。曾任浙江美术学院教授、上海中国画院画师。著《关良艺事随谈》、《关良回忆录》。出版《关良京戏人物水墨画》、《关良油画集》等。

  中国戏剧美术发展到明、清、民国至解放初期数百年时期,戏剧美术基本发展规模不大,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一种新的戏剧绘画形式脱颖而出,这就是今天的中国水墨戏曲人物画(戏画)。而近现代戏曲人物画一代宗师当数关良和高马得。他们对戏剧的热爱,对艺术的领悟,创出以简、拙、稚气、韵味、趣味、戏味,再糅合西洋画的养分到中国戏曲水墨写意之中,塑造了中国戏剧美术中国戏曲人物画。

关良的西画基础使他的中国画人物造型更加精准,色彩更加纯粹,特别是水墨更有质感,更加厚重,画面却如画技,举重若轻而新颖鲜活。关良有大量的作品传世,有各种画集如《关良京剧人物水墨画》、《关良戏剧人物水墨画册》、《关良油画集》,有《关良艺事随谈》、《关良回忆录》等著述传世,他的成就不可能被时事埋没,总有见识广博者,总有不囿于潮流者,把他从遗忘的角落重新推向艺术品市场的前台。

父亲晚年一直坚持画水墨人物画

  中国戏曲人物写意画是中国画与中国戏曲艺术的艺术契合。戏剧本身是一门写意的舞台艺术,戏剧的虚拟性、象征性和夸张性的表现手法和中国画变形夸张写意手法的艺术本质是一样的,中国画的传统笔墨手法同京剧手、眼、身、法、步表演程式来表现人物神韵效果的艺术手段也是一样的。中国传统的戏剧和中国的传统绘画一样,都注重它的写意传神性,是以形写神而传达,注重于人物的塑造利用多种艺术手法,来表现戏剧舞台生活,在舞台这个特定的范围内写意了历史,写意了社会与人生,写意了时间和空间。戏曲人物画将舞台上的戏曲表演作为自己的表现对象,中国传统戏剧本身高度程式化带来的艺术形式的美感,也给戏曲人物画的创作提供了个性化审美空间。

记者:关老师你好,我知道晚年关良先生的很多活动都是你陪侍在侧,包括到中国香港、美国展览,今年是你父亲诞辰115周年,中华艺术宫之前设有你父亲专门的展厅,北京上海两地近期都有关良先生的画展展出,北京画院的展览更成为艺术界热议的话题,反响很大,我想先请你回忆一下你父亲晚年的生活状态?

  段昭南先生自青少年时代起,受高马得先生画派的熏陶和对关良先生戏画的阅读。也不断地研究关良的笔墨,如痴如醉地沉浸于中国戏曲人物画,数十年来坚持不懈地从事戏曲人物画的探索和创作。他年轻时就从事戏剧的编导和戏曲人物画创作,年轻时参与的作品已获中国文化最高荣誉飞天奖,在同龄人中无人匹敌。三十多年之久与戏曲所结下的不解之缘使他有着一种为继承和发扬民族传统文化的使命感。尽管经历了十年的文化浩劫及二三十年来西方文化的全面冲击使中国文化生态发生严重困难的时代,段昭南先生走南国游北国义无反顾地坚持走中国戏画创作之路,因他相信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永远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永远会传承下去。今天段昭南戏曲人物画的成就,出自前辈的传承,来自文化寓意舞台生活,无论是戏剧种类、题材内容、表现形式、艺术效果、作品数量,成就都突破并超越于前辈们。

关汉兴:我父亲80岁时候身体还可以,1984年到美国展览,去了大概八九个月回来,身体不好,检查出来是肺癌,刚开始有一点咳嗽,都没有查出来,有一次外面回来后发烧了,带到中山医院住院,后来就没回来过。

  段昭南先生的戏曲人物画创作显现出的韵味、趣味、戏味和美味使作品达到完美。所谓神韵是指人物的神韵、构思,他把人物画得传神,同时还要把这画画出哲理。神韵是戏剧中的人物个性、思想、情感、气质的内在感,也是画家自己个性、思想、情感、气质的写照。通过巧妙的构思把这种韵味传达到观众的心灵,令观众寻思回味。所谓趣味,主要指戏曲人物造型表现人物的内在精神、趣味,是人物外在的形象,它也是画家审美趣味的显现,这种显现是通过笔墨技法的运用呈现出画家的艺术格调,而格是有等级的。真正的艺术在于自己的创造、风格。所谓戏味,中国戏曲人物画与其他人物画的区别在于中国戏曲艺术独特的艺术风采、唯美想像力的舞台服饰、化妆和虚拟性演技,再加演员的肢体语言、表演程式的戏曲语言、艺术词汇夸张、幽默感等激起观众的审美感,幽默感是中国戏曲艺术的一种美学特征。所谓美味,即中国戏曲和戏曲人物画带给观众的由直观到心灵的反应的定位评判,因为韵味、趣味、戏味、美味是有高低、上下之分。老子曾言: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斯不善已。就是说人们都知道感悟到美是因为丑的存在,感悟到善是因为恶的存在。例如京剧大师梅兰芳虽已是年过半百的男性,他演贵妃醉酒或许不是很美有点老态,但他用艺术语言和表演技巧大胆地表现了艺术的审美特征,让观众感到生动可爱,感悟到美与丑、善与恶,他之所以倾倒千万观众,是千万观众的由直观到心灵的反应的定位评判。

记者:他在晚年一直坚持作画么?大致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中国画自古就有品第之分,即逸品、神品、妙品、能品,一幅高品位的戏画作品,必须是表现出的韵味、趣味、戏味和美味完美的结合。段昭南先生的戏曲人物画,画面不求繁杂,往往寥寥数笔,笔不到意到,墨分五色,有点、线、面,有干墨、泼墨、破墨,他师法造化、以型写神、强调神似、气韵。2007年段昭南先生为美国明报开办的百出国剧栏目就是他的水墨戏曲人物系列的经典代表作,他的成就在中国戏曲人物画史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点也不为过。

关汉兴:我父亲晚年生活其实很简朴,话也不多。我母亲身体不好,因为抗战时,我父亲去了内地,我和我姐姐都由我母亲一个人带着,蛮辛苦的。我爸爸回来之后知道我妈妈身体不好,很照顾我母亲,不愿意因为一些生活琐事打扰我母亲。他每天早上一大早起来就到书房写字、画画,我们也不去打扰他。下午稍微休息。一天可以画上一两幅的水墨画,他画画很快的,油画倒是不怎么画了。

2011年8月5日

记者:你们当时住在哪里?

关汉兴:当时我们住在上海市区建国西路一栋三层楼的新式里弄房,房子现在还留在那里,有200多平方米,现在空关着。

记者:故居其实也可以辟为关良纪念馆,作为关良生平展示、研究基地,你们有这样的想法吗?

关汉兴:我们本来也想做故居纪念馆,但是年纪大了,没精力,做成纪念馆的话,还是要有人力去维护。广东东莞以前祖上有个祠堂,在番禺那边,就在做关良作品的展示。

记者:关良先生在1981年前后在香港办过油画、水墨画展,当时你一直陪同,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关汉兴:我都去的,我母亲也在。1981年前后,是香港中文大学邀请父亲去香港举办油画、水墨画展览。不过他们租的楼分两个地方,前一个星期在一个地方,后一个星期在另外一个地方。父亲在香港中文大学讲学,碰到老朋友林风眠,还有摄影家简庆福,他们都来参加我父亲的开幕式,父亲与林风眠关系很好,聊得很开心。我们到美国去时,还住在简庆福在旧金山的家中。

记者:你父亲作画、办展览,你一直跟随在侧,有没有对他的创作印象特别深刻的?

关汉兴:印象深的是1980年代我父亲在上海华侨饭店画的《太白醉酒》,这是他所有绘画作品中最大的一张,一个墙面全都是,画了一个多月,这幅画现在应该还在华侨饭店吧。他在上海大厦也画过一幅画《贵妃醉酒》,是他80岁过生日时在那边作画,后来从上海大厦撤下来,在拍卖市场上我曾看到过。

独树一帜画戏曲,三十年后受认可

记者:关良先生在美专一直教授油画,也画过很多油画,但他最爱的还是水墨戏曲人物画吧?

关汉兴:对。他本来是西画教授,在杭州国立艺专、上海美专都上过课。他喜欢戏曲嘛,凡是有朋友送戏票来他一定会去的,有时候我陪他去,每次去看戏都要带一本速写本,边看边写。在杭州时他自己也演过《捉放曹》,在里边演一个角色,扮相也很好,自己也唱。他喜欢拉二胡,跟很多戏曲家都很熟悉,盖叫天、梅兰芳都认识,还有其他的地方戏也都要去听,比如昆曲、越剧等,他都喜欢的。

记者:他看完戏回来会对表演做一番评价么?

关汉兴:没有,他就管自己画画,平时话也不多,他性格很安静,是个纯粹的艺术家。

记者:这与他画中的简静风格也相似。他跟你们家人会不会话多一点?

关汉兴:话也不多,我上学后不跟他学画,他对我有点意见。我后来自己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其实之前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也画一些油画,但水墨画我画不像。我们一家人都不学艺术,我姐姐也不学艺术,她在圣约翰大学读的书。

记者:你对你父亲的艺术追求有没有发生过认识上的变化?比如年轻时理解他的艺术吗?

关汉兴:我今年83岁了,一开始不懂他,不理解他,觉得他是画西画的,怎么老画水墨画,画戏曲人物?后来李苦禅对我父亲讲过,你是得意忘形,说我父亲的画是得其意忘其形,他们一起到民主德国的,展览在民主德国反响热烈,出版的画册一下子就被抢光了。

记者: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你父亲就开始画戏曲人物画了。

关汉兴:是的,他一直喜欢戏曲。我小时候记得上海大新公司辟过一个区域专门展出我父亲的画,那时我才十几岁,不过那个时候还是油画比较多,受野兽派影响比较大。

记者:你什么时候真正认识到你父亲的艺术价值?

关汉兴:小时候墙上挂着西画多,后来画水墨戏曲,他画水墨戏曲开始得也挺早的,后来郭老郭沫若鼓励他,人家不理解,郭沫若理解他,写文章支持,所以他坚持下来。他以前跟年轻一辈也说,人要走自己的道路,不要跟别人学,要自己有独创的精神,他一直跟那些年轻的来访的学生讲的。

他是第一个画戏曲人物的艺术家,其他人没这样画,后来高马得、韩羽都受到我父亲的影响,包括现在画戏曲人物的更多了,比如还有专门的中国戏曲画人物学会,每年都有展览。

他在杭州同黄宾虹住在一起,他最佩服的还是黄宾虹。

记者:他的回忆录好像记载了第一次见黄宾虹展览,那种对质朴内美的追求对他触动很大。

关汉兴:父亲的画室里唯独挂了黄宾虹的画,那个时候黄宾虹的画其实也得不到人们认可,父亲的画也一直有争议,黄宾虹预言世人对他的画要五十年后才会认识,父亲的想法与黄宾虹是一样的。香港画家方召麟在香港看我父亲画展时,曾经说过,关良的画都要三十年以后才受认可,现在真的三十年了。

记者:其实之前就有很多大家认可,唐云先生就曾说:关良先生是黄宾虹、齐白石之后最有独创力的大画家之一。不过这几年,关良先生确实受到较多关注。

关汉兴:是的。

记者:他晚年也画油画么?

关汉兴:他晚年油画画得很少。他吸收了野兽派技法,受马蒂斯影响。他不收徒弟的,他跟别人说你不要学我,学得一样不好的,要自己创造,所以他的油画同水墨画都是不大有人学。跟他朋友关系有,真正师徒关系没有,就是有些艺术方面可以讲,我父亲平时不怎么讲话,讲到艺术就滔滔不绝。

影响最大的是低调简朴严格

记者:建国以后有很多政治风波,比如文革等,关良先生也受到过不少冲击,听说当时你父亲也毁过一些画?

关汉兴:当然是有的。有很多画好的作品都毁掉了,京剧都是帝王将相,是四旧,都不能留的。有一次杭州来人,让他去杭州国立艺专参加学习,呆了半年。文革期间,是我帮我父亲把画面中间的人挖掉,或者泡在水里,毁掉了起码几百张人物画。后来也画一些样板戏人物,像《红灯记》。

记者:文革结束的1976年,他一时兴起画了一幅《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表达内心的喜悦。

关汉兴:四人帮粉碎之后,又可以进行艺术创作了,父亲很是高兴,是一个晚上创作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叶圣陶先生后来还题了诗。

记者:你刚才讲到你父亲晚年生活简朴,为人也低调,除了这些,他对你影响最大的还有什么?

关汉兴:他很简朴,对我们要求很严格,话不多,对我母亲很尊重、很照顾,他自己有不舒服也不大去惊动我母亲,自己非常吃得起苦。这对我影响都很大。

记者:你父亲有留下一些纪念给你们么,比如画作、手稿、书信等?

关汉兴:有一些,我姐姐和我分了一下,以前有七八十幅,现在留下没多少了,齐白石送给我父亲的那幅蟹图还留着。父亲去世三十年了,很多东西都没有了。1990年代的时候,大陆对艺术市场还没有概念,当时台湾的一家画廊就托朋友找上门来过,拿走了不少画。他们过来上海把名家后代一个个找过来,有人介绍到我这里来。当时给他们的价格很便宜,现在看,近似于送给他们。

记者:你对你父亲的研究纪念有什么想法或建议么?

关汉兴:社会上的纪念活动我都挺支持,北京画院此次举办关良的纪念展览,也派人来到过我家里,带了底稿过来让我帮忙看,问画作有没有问题,我看了基本都没什么问题。大家对我父亲的画那么重视,我也很高兴,这是认可了我父亲的艺术成就。

编辑:江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