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www.163888.com官方网站!

以下是iLOOK出版人洪晃在12月刊写给编者的话,《瑞丽时尚先锋》宣布停刊了

时间:2019-12-27 14:18

  与国内保持同步的国际时尚圈也没能逃过讯息流动化的趋势影响,拥有十五年历史的时尚杂志《Lucky》,被证实将彻底停止纸质印刷版本,将全力以赴专注在数字传媒上。今年4月24日,拥有105年发行历史的《女装日报》(简称 WWD)也宣布了同样的消息。纸媒不得的停刊、减少期刊数量、转向数字化平台等手段来开源节流。康泰纳仕也正在发生巨变,影响已波及到男士杂志GQ,最近解雇了7名员工,据悉GQ的裁员只是开始。下一本面临裁员的杂志将是《Glamour》。 

  时尚杂志的日子不好过

2014年9月,《Oggi今日风采》宣布将于发行10月号后停刊;

  最大化的缩减成本,技术革新下传统纸媒面临转型,“聪明”的正在主动寻求生机。赫斯特集团下的ELLE杂志开拓电商业务,4月底style.com也宣布了要转型做电商的新闻,而秀场部分已经在2016春夏女装周转移到VOGUE美国版。杂志的非纸质化革命后,随之而来的是电商植入。不再单纯依托卖杂志、卖广告来挣钱的新杂志业,在一片厮杀中算是找到了生命的光辉。 

  导语:在传媒界,时尚杂志号称是市场化纸媒的最后一道堡垒。最近,却有不少时尚杂志宣布要进行裁员甚至停刊,有时尚杂志把一切归咎到线下广告收入减少的问题。然而有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奢侈品大牌在纸媒广告上的投放不减反增。那么时尚杂志停刊到底要怪谁呢?

这是叫 iLOOK 的这本杂志的最后一期。我完全可以内牛满面,情感流成河地感慨这近20年的杂志生涯。

图片 1Chanel在全球奢侈品销售平台Net-A- Porter上试水

图片 2chanel广告

相关阅读 一个策略,让一家杂志在三个月顺利逆袭《Elle》用起AR 让整期刊物都活过来历数纸媒倒闭潮中的时尚大刊美时尚杂志Lucky停止印刷版 转型做电商德国纸媒遭遇“寒冬” 出路何在?Bazaar挑战Vogue 抢当时尚杂志龙头

图片 3改版后的费加罗

  “平面媒体平台还不至于像现在表面看到的那样奄奄一息。相反,奢侈品品牌正在线上和平面之间调整预算的分配,的确有一些案例表明它们会在新事物上花掉更多,但它们也担心过于开放的平台会降低品牌的信誉。“奢侈品集团的时尚网站Luxury Society的数字运营总监Sophie Doran说道。

2015年1月,《都市主妇》停刊;

图片 4费加罗

图片 5男性杂志《Details》杂志将停刊

纸媒倒闭潮加速,时尚大刊也未能幸免,以下是近两年,我们曾经耳熟能详却惨遭停刊的时尚刊物:

  捧红了杨幂的那本为何杂志倒闭了 

图片 6时尚杂志停刊不能怪大牌,广告可没少投

创始人是黄静洁女士,1996年。编辑部在纽约。

图片 7时尚杂志《Lucky》

图片 8同样面临停刊的还有《瑞丽》杂志品牌旗下的《瑞丽时尚先锋》

以下是iLOOK出版人洪晃在12月刊写给编者的话:

  虽然偶有英勇就义的,但不能回避杂志业已经进入寒冬期。在读万卷书不如把充电宝充足的真理下,阅读途径发生变化和互联网的乘胜追击,导致人们在阅读方式上的多元选择。与其花钱买本都是广告的杂志,不如偷个信号无限阅读畅快,到底哪个划算不用小本儿算也能弄明白吧。以前捧着杂志坐在咖啡馆里随便翻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信息量井喷的碎片化阅读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主流方式。而主打青年人生活圈儿的时尚杂志,自然也就在拇指时代难逃被打入冷宫的命运。

图片 9华伦天奴2014年广告

我接手是1999年,编辑部回到北京。当时我的口号是一本给有头脑的女性的时尚杂志,属于一个彻底没头脑的方向,因为有头脑的女人碰到时尚的时候就脑残了。所以我撒手了。

版权声明:原创稿件,如需转载,请严格注明出处新浪时尚。

  此外,集团CEOBob Sauerberg还在近日宣布旗下的另一本男性杂志《Details》杂志将停刊,本月发行的12月/1月合刊将是最后一期。

这是一本焦点对准中国本土设计师的时尚杂志。从2008年七月开始,iLook出版人洪晃自己担当主编以来,刊物的焦点转向中国本土设计师。

  不是你不明白,只是世界变化快。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起杂志关停事件了,在下岗风闹了数十载之后,文化圈也没能逃过这场大浪淘沙。读过书又怎样,不照样等 着倒闭的下场,于2006年7月创刊的《风尚志》在去年年底被证实停刊,随后引入的《T》杂志中文版3月16日正式发行,中文名《风尚志杂志》让人不得不 联想这是为其让道儿。在不增加杂志刊数的前提下实现优胜劣汰,是如今纸媒业内的一种选择性生存法则。没辙呀,你不适应和谐社会,就等着被社会和谐。“只保留其电子刊”这几个字眼儿一出,就足以说明一切举动都是在应互联网的冲击而迷你化、浓缩化。 

  时尚杂志《Dazed & Confused》创办人兼主编Jefferson Hack说:“传统的传播方式在当前遭到了冷遇,无论是月刊还是季度潮流都过时了。而数字传播领域则方兴未艾,要么你去适应它,要么你就会像恐龙一样灭绝。”网络传播和数字的崛起是时尚杂志衰退的原因。由于网络传播途径的增加,时尚杂志失去了时尚圈的一部分读者,另正是由于读者的转移和广告成本的增加, 时尚杂志的广告主们也不得不减少纸媒广告的投放。今年的Vogue九月刊中,有1289个广告主投放了广告,这个比例同比下降了2.3%。而时尚杂志因此 不得不艰难度日,纷纷转型电子杂志或者直接转型电商。

商业就是那么残酷,有业界媒体高管曾表示,他不希望目前混乱的时尚媒体行业平静下来,时尚媒体需要淘汰新常态,那就是不断裂变,不管你愿不愿意。

  导语:又一本时尚杂志停刊了,这回悲剧发生在了高中时代的时尚鼻祖《瑞丽时尚先锋》身上,杂志纸质版将于2016年1月起停刊,之后将只保留其电子刊。

  正如MediaRadar所认为网络的崛起不会摧毁纸媒,只是对平面媒体的呈现方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时尚杂志挽留大牌的正确方式就是为他们提供更好的呈现发现,这也许能让大家都保持双赢。

再下面是卡生,六年iLOOK,四年主编,我记得当时这个位子把她去美国为人之妻的计划彻底打乱了,不过我想她也不后悔,她离开后自己开了私房菜,火得一塌糊涂。

图片 10《WWD》纸质版停刊

  同样面临停刊的还有《瑞丽》杂志品牌旗下的《瑞丽时尚先锋》。11月13日,瑞丽时尚先锋官方微博发布休刊启事,北京《瑞丽》杂志社决定自2016年1月起,暂停旗下《瑞丽时尚先锋》(以下简称《时尚先锋》)杂志纸质版发行,但还将保留电子版,并将发展电商业务。

2015年2月,时尚杂志《费加罗》中国版停刊;

  虚拟化不仅影响着杂志业 奢侈品也在学着插足

图片 11MediaRadar的CEO Todd Krizelman说:“像香奈儿(Chanel)这样的高端品牌就热爱纸媒。”

再之后是一个奥地利人当了主编,张大川是编者话写得最认真、最好玩的主编,也是在他这一届主编,iLOOK改为关注中国设计师,张大川后来接管了两、三个时尚杂志,最终,也转向网络了。

  在大环境不那么滋润的情况下,最近命途多舛的《费加罗》宣布恢复出版,实属有点冒险。2003年,中国报纸发行量增长了8.5%,然而好光景未让当时的《费加罗》搭上顺风车,如今在纸媒低迷的时候选择挺身而上也是勇敢。说起《费加罗》最近一次安乐死发生在今年年初,在沉迷了将近十个月之后,改头换面重新投胎。15年来换了数个东家改了几次名字,说到底图得不就是转运挣钱吗,另辟蹊径选择主打亚洲女性文化,在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嘈杂下,剑走偏锋做起了文艺女青年,究竟卖得好不好仍需拭目以待。

  随着纸质杂志的萎靡,康泰纳仕集团在本月初又对旗下两本时尚杂志 《GQ》和《Glamour》进行了裁员。原因之一就是《GQ》已经在其平面杂志广告版面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从今年1月至9月下降了17.6%,而单页广告销量在同期下跌28.3%,至93301单位。 

我是最后一任主编,努力想做中国生活方式,但是iLOOK这个名字已经归属为时尚类,所以终于选择结束了这个名字的使用。

 此道理对奢侈品发展趋势也起到了不得不跟风的作用,洗心革面的GUCCI将自己的官方网站进行改版,以便以更年轻的面貌面向消顾客。高冷的Chanel在全球奢侈品销售平台Net-A-Porter上试水,Coach、Burberry和Tod’s等品牌早已在天猫或京东开设旗舰店。在新兴购买力和社会主流的泛90后甚至00后崛起时,注定会泡沫一些产业,但好消息是换来了从前边缘产业的兴起。这么一算纸媒的入冬唤起了市场扩大化,也算是牺牲小我实现大我的壮举。

  由纽约广告销售公司MediaRadar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显示,在2015年9月,运营线上广告的时尚品牌比2014年的9月多了53%。背后的原因是由于奢侈品目前处于市场疲软的阶段,所以奢侈品大牌在广告投入上花了比以往更多的心力和钱,这意味着纸媒和数字广告的费用都在增加。报告也显示,这些高端的奢侈品品牌原有的销售模式虽然不得不面对电商和线上广告的冲击,但它们大多出于保护品牌形象的考虑,依然坚守纸媒广告投放。

正如《瑞丽时尚先锋》一样,很多宣布停刊的时尚大刊仍然继续坚持出版电子杂志,并开始谋求电商业务。同类型竞争对手《Elle世界时装之苑》、《vogue服饰与美容》、《时尚芭莎》正在大力开发全媒体渠道,三者已经先后涉足电视媒体、电商及数字版阅读开发。《vogue服饰与美容》今年推广的APP vogue mini获得不少用户好评,现代传播集团推出即看即买的iLADY365。就连曾经呼风唤雨的时尚网站style.com也在今年4月宣布将要转型做电商。

图片 12风尚志

  虽然这些杂志的广告大幅减少了,许多品牌们也逐渐向网络投放更多的广告。但是奢侈品大牌仍然是偏爱纸媒广告的。

2014年11月,赫斯特中国旗下《心理月刊Psychologies》休刊;

图片 13《风尚志杂志》刘雯

  此外,同样热爱纸媒的还有意大利奢侈品牌华伦天奴(Valentino)。2014年,它在169个纸媒上投放了广告,今年这个数字增加到了174个。此外,MediaRadar还对20家时尚出版物进行了调查,发现同时段纸媒广告支出轻微下跌2%,但其中9个顶级出版物的广告费用反而增长了15%。这一数据从侧面证实了时尚杂志的整体的广告收入虽有衰退的,但并不是不可挽回的。顶级出版物的广告费用增长是奢侈大牌们出于细致考虑,渴望纸媒广告能带来更好 的效果的一种转变,尤其是当下疲软的市场,这些广告主同样是渴望以最合理的成本获得最好的效果。

2014年1月,隶属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风尚周报》宣布停刊;

图片 14《瑞丽时尚先锋》宣布停刊了

  大牌还是喜欢投放纸媒广告

移动互联网对传统时尚媒体的冲击不断显现,创刊20年的时尚类刊物《iLook》将停刊,最后一期出版是在2015月12月刊。

  杂志业在挣扎中寻找一线生机

纸媒哀鸿遍野是全球性的。包括全球媒体巨头在内的传媒行业,在面对新技术、新竞争者及全新的客户需求时似乎同样窘迫而进入了穷途末路的状态。今年11月瑞丽旗下杂志《瑞丽时尚先锋》停刊消息不够三天,援引界面新闻消息,总部位于上海的生活时尚类周刊《外滩画报》将会停刊,但同时保留新媒体业务。但其运营方上海外滩画报传媒有限公司拒绝对此置评。

  《费加罗》迎难而上又整装待发来了

2014年8月,主打香港潮流文化的《YES!》停发印刷版,继续出版电子杂志

2014年12月,中国第一本时尚周刊《风尚志》被证实停刊;

所以我就不在这里多愁善感了,免了吧。

我们进入数码时代,连惆怅的时间都没有了,双十一剁手已经用分钟计算以亿为单位的销售额,叹口气的时间都没了!

之后是小雪当主编,然后iLOOK就培养出一批主编,现在已经分布在还幸存的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时而活动上碰见几个编辑,说曾经在iLOOK做过,我都不一定叫得出姓名。

这是一本怎么样的刊物?

就简单回顾一下这20年怎么过来的:

至于平面是否会死,我不确定,但是我个人将继续和《大视野》杂志合作,出版一本《大视野 OPENPAGE》,一是出于我们对平面的热爱,二是我们还有好多话没说完。

所以这不是告别。我们没死,只是换个办法活着而已。

最要写的是感谢的话:感谢读者,跟着我们这么多年的订阅读者和朋友,也感谢我们的广告客户,支持我们按照自己的意识去做刊物,让我们这个另类的小众杂志活了近20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